《兰亭的故事》特展在长沙简牍博物馆隆重开幕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5-11-27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11月13日晚,《兰亭的故事》特展开幕式暨“简博之夜”活动在长沙简牍博物馆举行。此次展览由长沙市文广新局、绍兴市文物局、长沙市文物局主办,长沙简牍博物馆、绍兴博物馆承办,展出时间从2015年11月13日至2016年2月25日。

《兰亭的故事》展览共分为兰亭修禊、兰亭传奇、唐人摹本、宋人传本、名家临本和绍兴兰亭六个部分,以故宫复制的历代《兰亭序》著名摹本、临本、拓本为核心,系统地展示历代有关兰亭的书法艺术,介绍兰亭文化的基础知识和书画鉴赏知识。观众不仅能一睹虞世南、褚遂良和冯承素等最逼近原作的摹本和临本,还能欣赏到乾隆帝集诸家大成的“兰亭八柱”帖,充分展现了以王羲之为代表的魏晋文人风骨和精神世界。

历代书法家都主张书法应该取法高古。但是由于上古纸张难以保存,就如《兰亭集序》这样的经典之作,后世也只能看到临本、摹本,以致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文坛上还引发了一桩“兰亭”真伪的公案。而具有“二次书写”性质的刻本、拓本,更是难以体现书家笔墨精微,甚至走样失真。所幸清末以来简牍的大量出土,让我们得以直接目睹古人的墨迹,为取法高古开辟了新的途径。

王羲之所在的魏晋时代是中国书法剧烈变动演进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传世书法作品极少,除了甘肃出土的一些残简残纸之外,最丰富翔实的资料就是我省出土的长沙走马楼吴简和郴州苏仙桥晋简。从这些简牍来看,楷书、行书和草书到三国两晋时期已臻于成熟。在这个新旧书体交叠时代,书家不限于一体,而是各体兼通。过去对于《兰亭序》真伪的辩论,反方往往是因《兰亭序》行书字体与魏晋碑刻的隶书字体大相径庭,而质疑其真实性。这次《兰亭的故事》特展,展览方特意将湖南出土的东汉简牍、长沙吴简、郴州晋简等特色文物一并展出,就是希望公众能从中欣赏到“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书法的发展源流和传承脉络,从而解开心中的疑惑。值得提出的是,本次展出的简牍均是从书法角度精选的最有代表性的国宝级文物,这些文物大多都是首次公开亮相。

中国书法艺术源远流长,是中华民族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也是世界艺术殿堂中的瑰宝。纵观中国书法历史的长河,名家辈出,佳作不断。作为历史上著名书法艺术与文学艺术的结合,《兰亭集序》具有深厚的文化背景。兰亭,已经成为中国的一种文化符号,成为延绵不衰的文化现象和广博开放的文化系统。其影响也已遍及海内外,成为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珍贵财富。这也是长沙简牍博物馆在举办了殷墟甲骨文、吐鲁番文书展之后,再次促成本次展览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晚,近千名观众来到长沙简牍博物馆参加特展开幕式和“简博之夜”活动,绍兴博物馆专家沈一萍亲临现场为观众导赏,讲述有关兰亭的故事,小朋友在现场体验了“墨染兰亭”、“神笔羲之”、“章显快乐”等互动活动,简博还为流连忘返、兴致盎然的参观者提供了丰盛的食物和饮料。

(长沙简牍博物馆管震)

IMGP7649

长沙简牍博物馆馆长李鄂权致辞

PIC_20151113_194820_1DE

观众在展柜前驻足欣赏

PIC_20151113_195858_9F4

展厅内小朋友在玩“永字八法”互动游戏

IMGP7594

小朋友在“简博之夜”活动现场亲手制作拓本

【知识链接】

《兰亭集序》原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东晋永和九年(353年)三月初三,会稽内史王羲之邀约谢安、孙绰、孙统等41文人雅士和家族子弟相聚山阴之兰亭,行祓禊之礼,曲水流觞,饮酒赋诗,得诗37首,事后结集由王羲之作序记事。羲之一序,文帖千古,被世人誉为天下第一行书,兰亭也因此成为书法圣地。

IMG_258

王羲之画像

修禊是古代一种习俗,是人们于三月上巳日为祓除不祥而举行的一种仪式,因为在春天举行,所以确切地应该称其为“春禊”。春禊在上古时代,是一种非常庄严的仪式。举行仪式的地点是在水滨,以洗洁为主要内容,目的是为了祛除邪疾,祓除不祥,祈得福佑,具有很强的功利性。到东汉时,春禊已经开始从一种纯粹的礼仪向带有游乐性质的宴集过渡。人们带着高大的帽子,穿着宽松的衣服,置身于伊洛之畔,品着美酒佳肴,谈论诗书,歌功颂德。祓除的功利目的淡化了,注入了游乐的新内容。兰亭聚会便是修禊礼仪变化之后的一个典型。

文征明《兰亭修禊图》

文征明《兰亭修禊图》

《兰亭序》又名《兰亭集序》,为晋代书法家王羲之撰写。可惜的是,《兰亭序》真迹据说已随唐太宗李世民陪葬,人们后来看到的《兰亭序》,都是唐代以后的摹本,其中“神龙本”《兰亭序》是其中最著名的版本之一。该版本因卷首有唐中宗李显龙年号小印,故而得名,学界一度认为是唐代书法家冯承素临摹,也有人认为是褚遂良所摹,一直争议不断。

神龙本

“神龙本”《兰亭序》

“神龙本”使用“双钩”摹法,这卷摹本中,有20个“之”,5个“怀”,7个“不”,形态不一,无一雷同,所以“神龙本”被誉为唐人摹本中最为接近兰亭真迹的摹本。

从《兰亭序》的产生、至尊地位的确立以及对后世的影响,可以看到在威权社会中帝王对文化艺术的巨大引导和推动作用,以及后世书法追踪的方向、文人的生活情趣、生活方式的潮流和对普通人生活的示范效应。修禊不是自兰亭开始,却因兰亭而不朽。兰亭和修禊的主题表达的是人们的高缈的精神追求,高逸的艺术品位,平等的人间友谊和豁达的人生态度。

兰亭,已经成为中国的一种文化符号,成为延绵不衰的文化现象和广博开放的文化体系。其影响也已遍及海内外,成为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珍贵财富。

北京故宫禊赏亭内的“曲水流觞”

北京故宫禊赏亭内的“曲水流觞”


亮点文物:

一、长沙走马楼吴简录事掾潘琬文书木牍

10-89_副本

释文:

錄事掾潘琬死罪白關啟應戶曹召坐大男許迪見督軍支辝言不

食所領鹽賈米一百一十二斛六斗八升郡曹啟府君執鞭錄事掾

陳曠一百杖琬卅勑令更五毒考迪請勑曠及主者掾石彭考實

迪務得事實琬死罪死罪

然考人當為有法不得妄加毒痛

五月七日壬申白

说明:1996年长沙走马楼出土。长25.1cm,宽9.1cm,三国孙吴时期司法文书木牍,共六行文字,前四行与第六行为正文,第五行为长官批文,是较为规范工整的草书。该木牍记录了一起三国时期处理贪腐的案件,“许迪盗米案”。内容为保管仓库的仓吏许迪私用了官府一百一十二斛米,录事掾潘琬负责审理此案,严刑拷打,使得许迪招供事实。户曹官员对这件事的批复就是:办案要按照合理的法律程序来,不应该加以严刑拷打。

二、长沙走马楼吴简都市史唐玉文书木牍

10-60都市史唐玉文书简

释文:都市史唐玉叩頭死罪白被曹勑條列起嘉禾六年正月一日訖三月卅日吏民所私賣買生口者收責估錢言案文書輒部會郭客科實今客辝男子唐調雷𨒫郡吏張橋各私買生口合三人直錢十九萬收中外估具錢一萬九千謹列言盡力部客收責𨒫調等錢傳送詣庫復言玉誠惶誠恐叩頭死罪死罪

詣        金        曹

四   月   七   日   白

说明:长45cm,宽9.6cm,三国孙吴时代经济文书。内容为市场管理小吏唐玉向上级汇报嘉禾六年间在人口买卖交易中所收的估税钱,其数量为交易额的十分之一。该文书,构字工整,整个文书的字形结体和篇章布局已基本楷化。且结字中,顿按笔画普遍使用,楷书行书习惯中的点画大量出现。

三、西晋青瓷对书俑

西晋青瓷对书俑

青瓷对书俑 西晋永宁二年

  高 17.2 厘米 板 15. 5 ﹡ 7.8 厘米

  1958 年长沙金盆岭出土

说明:高17.2厘米,西晋永宁二年随葬冥器。对书俑由捏制而后雕刻而成,俑头戴晋贤冠,身着交领长袍,相对而坐。中间置书案,案上有笔、砚、简册及一件手提箱,一人执笔在板状物上书写,另一人手执一板,上置简册。尤为难得的是,这是迄今所见唯一的对书俑,它反映了古人校对书籍的具体形象。

晋以前的文献多抄于简牍帛书之上,但抄写过程中会不时出现错误,于是古人非常重视抄写后的校对工作,以期“不诬古人,不惑来者”。这也与现代校对工作所遵奉的“既对作者负责,又对读者和社会负责”的准则有着一脉相承之处。

  距今约2800年的西周宣王时期,孔子的七世祖正考父就曾校对过商王朝的《商颂》,并将《那》作为《颂》十二篇之首。孔子整理《诗经》时也曾经过仔细校对。西汉刘向、刘歆父子在整理皇家藏书的校雠实践中,第一次归纳总结了校雠规程。值得注意的是,西汉对校对工作已经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并以法律的形式进行约束。1983年12月湖北荆州张家山出土的西汉简《二年律令》中就有明文规定:“□□□而误多少其实及误脱字,罚金一两,误,其事可行者,勿论。”该简前面三字虽模糊不识,但不影响我们对整条简文的理解。可见,古代对于从事书写和校对的刀笔吏们是有严格的规范的。联想今天国家出版署对出版物错误率不得高于万分之一的要求,实不为过!东汉时,校对已正式成为一种官职,设在中央的藏书处为东观,东观有秘书监一人,掌宫中图书管理,其下属官员即有校书郎。古人校书的方法,有一人校,也有二人对校,“一人读书,校其上下,得谬误,为校;一人持本,一人读书,若冤家相对,为雠。”这件对书俑正是“有若冤家相对”的雠。因此,我们认为将该对书佣称之为“校雠俑”更为恰当。校对时一旦发现错误,便用刮刀将简牍上的字刮掉,再重新填写,所以案上笔、砚就是为重新填写备置的。

四、郴州晋简道路邮驿简

1-261-61-4

释文:

(10)遷度亭西到故長連郵廿五裏廢無居人(编号:1-4)

(11)長連郵西到深浦亭十五里不在正路依己卯詔書省(编号:1-6)

(12)都郵南到榖驛廿五里吏黄明士三人主(编号:1-26)

说明:通长23.9cm,宽1.7cm。郴州晋简2004年出土于湖南省郴州市苏仙桥。为公元300年前后西晋桂阳郡郡政府的文书档案。这三枚属于道路邮驿简,记录了桂阳郡内各处驿站和邮亭的设置情况,与相邻驿站的距离,是否废弃,以及管理人员的配置。

4-3-1展品实物:宋拓定武《兰亭序》卷(故宫博物院藏,复制品)
墨纸,纵34.1厘米,横65.6厘米。

五、长沙走马楼吴简户籍文书简

225左边一枚

释文:中鄉勸農掾五䓗叩頭死罪白被曹勑列處男子龍攀是正戶五

與不分別言案文書攀本鄉民過年占上戶牒謹列言䓗誠惶

誠恐叩頭死罪死罪

詣      功      曹

十一月十二日庚戌白

说明:长24.3cm,宽6.8cm。三国孙吴时期的户籍文书。内容为中乡劝农掾上级汇报一名叫龙攀的男子的户籍信息,龙攀是中乡人,属正户,不应将他归为其它户籍中。该文书波磔不明显,笔画长短、结体疏密不甚讲究,书写较随性,属早期行书。

六、宋拓定武《兰亭序》卷(故宫博物院藏,复制品)

宋拓定武兰亭卷

说明:锦包首。外签“十篆斋秘藏宋拓三种漯川居士审定记”。由《兰亭序》、《宣示表》、残本《黄庭经》三种裱成一卷。“十篆斋”是震钧室名。引首震钧书“惟金三品”四字。卷尾震钧跋“余收法帖数十年,宋拓者颇得数种,然终以此为冠,三种皆烜赫有名之迹,又配以有名之拓,信尤物也”。《兰亭序》中“亭”、“列”、“幽”、“盛”等九字已损,“湍”、“流”、“带”等五字未损,实为翻刻的五字未损本定武《兰亭》。帖尾篆书“光绪十九年甲午二月五日得此于海王邨。明日大雪与白石事适合,信奇缘也。越三年丙申二月廿五日装成记。曼殊震钧”。卷尾有震钧跋“右《兰亭》为北宋拓九字损本,曾与汪容甫所藏本对勘,固即一石,而此拓似尤在前。以首三行较彼清晰,而‘老之将至’等最见笔法也”。
  震钧(1857—1920),满族,瓜儿佳氏,字在廷,辛亥革命后,改汉名唐晏,号涉江道人,又号漯川居士。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8楼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85425691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