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开福区青少年宫考古工地考古工作有新收获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5-01-08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长沙市开福区青少年宫考古工地位于中山路与黄兴北路交叉路口东北角,为长沙市青少年宫所在地。该地块属长沙市老城区,位于长沙市人民政府1999年公布的第1号文物埋藏区(长沙古城文物埋藏区)。该工地2014年6月上旬进行了报建,当时由于地表堆满建筑垃圾,硬化地面未进行破拆,无法开展考古勘探工作,故签订了文物保护责任书(长文物责[2014]第04号)。8月底,我单位工作人员在对市区建设工地的例行巡查中,发现该工地已经开挖基坑。在与长沙市市政设施建设管理局及施工方的衔接后,组织考古专业人员对工地展开全面的调查、勘探发掘工作。

截止到目前为止,在施工区域内陆续发现了城墙、壕沟、墓葬、古井、灰坑等遗迹现象。其中城墙一段,壕沟一条,墓葬一座,古井70余口、灰坑17座。

城墙一段(Q1),位于工地南部,大致呈东西走向。从目前的发掘状况来看,该城墙在宋代已被破坏,现存长度约为48.7米,宽约8.8米,残村最高约1.51米。其建造方式为平地向下开挖基槽,以基槽为中心夯筑城墙,并在夯土外侧包砖。城墙夯土为取自本地的第四纪网纹红土,夯层明显,每层厚约10厘米。现存城墙包砖最高有10层,高约64.7厘米,由下往上收分现象明显。所用青砖规格较统一,基本为长41、宽20、厚5厘米左右。从城墙夯土的土质、土色以及包含物来看,城墙大致经历三次修建过程。目前,已完成城墙西段的解剖工作。从城墙基槽、夯土出土的遗物来看,城墙包砖既第三次修建时代应为南朝时期,废弃年代为唐代中晚期。

青少年宫考古工地古城墙(由东向西拍摄)

青少年宫考古工地古城墙(东段部分)

壕沟一条(G1),位于工地中部,其方向与城墙大致相同,南距城墙约25米。其开口于唐代中晚期地层之下,打破生土。目前已完成该壕沟的清理工作,揭露长度约为32.7米。其口部最宽约6.54米,底部宽约4.01米,最深约2.6米。壕沟内堆积可分为9层,时代跨度较大。从发掘情况可知,该壕沟经过两次修建过程。其始建于西汉时期,此时壕沟的宽度较窄,约为4米,在使用过程中形成第⑦—⑨层堆积。南朝时期对壕沟进行拓宽,此时宽约6.5米,在使用过程中形成第①—⑥层堆积。其废弃年代应为唐代早期,并将壕沟填平。

青少年宫考古工地壕沟(航拍照片)

青少年宫考古工地壕沟剖面(由西向东拍摄)

墓葬一座(M1),位于发掘区北部。平面形状呈凸字形,长约5.7米,宽约2.8米。M1由墓室和墓道两部分组成,墓室位于北部。其建造方式为先在平地开挖墓坑,再在墓坑内砌筑砖室,墓圹和砖室之间有8厘米的间隔,内填较纯净的第四纪网纹红土。墓砖规格较一致,多有纹饰,大致有为菱形几何纹、铜钱文和叶脉纹三种。墓葬保存状况较差,仅存底部,残深约0.28米。墓葬填土内出土有青瓷罐、碗的残片,从墓葬形制、墓砖纹饰以及出土遗物推测该墓葬的时代应为魏晋时期。

青少年宫考古工地M1(由北向南拍摄)

古井70余口,发现于整个发掘区域内。其结构均为竖穴土井,平面形状多为圆形。这批古井时代跨度较大,时代最早的J4为战国时期,时代最晚的J8为民国时期。出土器物有灰陶绳纹罐、印纹硬陶罐、青瓷双沿罐、青瓷四系罐、青瓷提梁壶、青瓷晚、白瓷碗、釉陶碗、釉陶执壶、铁刀、铁剑、“五铢”铜钱。J26、J46等几座墓葬中更是出土了数量不等的简牍、漆器、木质建筑构件等。

青少年宫考古工地J26(由南向北拍摄)

灰坑17座,发现于整个发掘区内。其平面形状多为圆形或椭圆形。从出土遗物来看,其时代跨度较大。最早的为唐宋时期,最晚的为明清时期。其中大部分为唐宋时期的灰坑,它们形状较为规整,坑壁和坑底加工状况较高,可能用途较为特殊。

青少年宫考古工地H15(由南向北拍摄)

长沙市开福区青少年宫考古工地古城墙和壕沟的发现,为确定汉代至唐代长沙城的北界提供了直接的考古学证据。这为研究长沙城市发展史和规模变迁提供更为宝贵的实物材料。古井和灰坑分布状况为研究城市格局变化以及人口密集程度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其内出土的大量日常生活实用器,为研究古人日常生活习惯、饮食结构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更为可贵的是,古井内出土的简牍可能为长沙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提供有价值的文献资料。

(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王传明)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8楼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85425691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