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情怀润桑梓 大师风范照汗青——忆张忠培先生与长沙吴简二、三事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7-09-21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2017年7月5日9时40分,著名考古学家、故宫博物院原院长、故宫研究院名誉院长、故宫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忠培先生在北京与世长辞,享年83岁。

闻此噩耗,长沙简牍博物馆全体同仁无比悲恸,从此我们失去了一位令人尊敬的导师。他的去世,是中国考古学界的重大损失,也是长沙吴简整理保护事业的重大损失。

我们敬佩他,不仅在于他勇于创新,敢为人先,笔耕不辍六十余载,著述之盛名动当世;更在于他不忘初心,务实求真,守护文物遍及南北,贡献之巨功德无量。

我们怀念他,不仅在于他是当代中国考古学界的领军人物,为中国考古学作出的卓越成就,更在于他那真挚感人的乡情,独有的人格魅力,为桑梓文博考古事业所作出的无私奉献。

先生谈起家乡的事情,总是那样饱含眷念,充满深情,记得几年前湖南省电视台对先生做过一次采访,临近春节之际播出,先生出现在屏幕上的第一句就是:“我出生在长沙,我是湖南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家乡。”先生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眼眶里充盈着泪水,声音哽咽,不能自已。

先生是长沙人,在家乡度过少年时光,从著名的长郡中学毕业,意气风发地考入北京大学,从此远离家乡,然而他对故乡怀有浓浓的桑梓情,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对长沙的文博考古事业发展给予悉心关怀,经常利用回乡的机会指导帮助家乡的考古事业。

与先生结缘于上世纪八十年代。1984年6月下旬,湖南省考古学第二次年会在衡阳召开,邀请了张忠培、严文明、黄展岳、麦英豪、陈文华等一批全国著名的专家学者参加。会议结束后,几位先生在长沙停留期间,参观了我主持发掘的一处汉代墓地,发掘地点位于湘江西岸溁湾镇一处基建工地。我向先生们介绍了清理发掘的情况,特别是对一组打破关系的墓葬,汇报得尤为仔细。汇报完毕,心中忐忑不安,不知说清楚了没有,在场参观的先生们也没有说什么。直到吃午饭时,先生突然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小伙子(少华),读我的研究生吧!外语怎么样?”闻先生语,顿令我受宠若惊,早闻先生在学界声望,素以严谨严厉著称,虽心向往之,但自知根底浅薄,又是半路出家,更遑论外语了,生怕因此辜负先生的期望,犹豫再三,竟不知天高地厚地拂逆先生的好意。先生见我如此作答,只是笑笑作罢。时隔多年,先生的门生已是桃李天下,些许小事恐或早已淡忘。自己每每忆及,虽常追悔扼腕,内心却一直充满着感激之情,正是与先生那一次邂逅,因先生的嘉许,成为激励自己不断奋进的勇气。

1996年10月17日,长沙走马楼一古井中发现了大批三国吴简,10月19日,我们即将这一重大发现向先生报告。先生告知他正拟去香港讲学,俟讲学结束后即来长沙。11月22日,接到重庆同行的电告,国家文物局文物二处的关强陪先生已乘江渝五号轮船赴湘,23日早上抵达岳阳城陵矶。在接先生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些可笑的趣事,想起令人捧腹。23日早上我们匆忙赶往码头,见江轮刚刚靠岸,离船人群蜂拥而上,见状后未向人群细心搜索,便忙不迭地跑向船舱,搜索一通却不见先生踪影,当我们气喘吁吁、满怀疑虑折返码头入口时,却见先生早已立在那里,原来我们向下面奔去时与先生擦肩而过却不觉。见到我们的狼狈样,先生笑嗔道:“早就看到你们了,我就是要看看你们这俩个傻小子(宋少华、李鄂权)到底要去干什么?”闻先生戏言,顿为自己冒失粗心莽撞之举感到自责好笑,亦感先生性格中也有幽默顽皮的一面。接到先生后方知,先生自香港讲学归来,又匆匆赶往重庆,检查配合三峡工程的考古发掘工作,检查结束后这才赶来长沙。一路上舟车劳顿,风尘仆仆,先生仍是精神矍铄,毫无倦意。到长沙后,便在省文物局何强主任的陪同下与我们一同前往吴简发掘现场,此时吴简发掘工作刚刚结束,出土吴简的井窖保持在现场。先生到达现场后,细心观察发掘现场的现状,详细询问发现的经过及发掘的过程与方法,随后又到存放吴简的库房察看出土的简牍。先生在地库看着盛放在60余个大盆中的吴简,兴奋地说:“这是长沙,还是湖南,乃至全国的首次发现,这是96年其它考古发现所难以比较的,可称之为世纪性的发现,一定要做好保护整理工作!”先生详细地听取了我们所做的发掘工作汇报,对我们发现吴简后立即采取果断的抢救措施、发掘工作的程序、文物提取的方法步骤、信息资料(照片、图纸)采集工作及现阶段对简牍采取的保护方案,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与赞许,并就吴简下一步的保护整理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先生是著名考古学者中亲临吴简发掘现场,目睹出土吴简,指导保护整理工作的第一人,他的到来及对我们工作的评价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鼓舞与信心,使多日来压在我们心头的重负(指当时建设与文物保护存在着比较突出尖锐的矛盾)一下释然。

先生返京后向苏秉琦先生、宿白先生和俞伟超、徐苹芳、黄景略讲了长沙见到这重要的发现,先生们全都兴奋起来,说这要向国家文物局说说,可要发掘好,研究好,保护好,湖南没有这个能力,文物局得管起来,中国文物研究所得参与这事,研究之事主要需由田余庆先生组织力量担当起来。宿白先生把大家这些意见,告诉了国家文物局张文彬、张柏等领导。与此同时,我们亦将这一重大发现的发掘情况整理成文字材料上报省文物局、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局《文物要情》(总第126期1996.12.21)以《湖南长沙走马楼出土大批弥足珍贵的三国孙吴纪年简牍》为标题,通篇报道这一惊世发现,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李铁映同志当即作了重要批示:

文彬同志,这是一项重大的文物发现,一定要全面、妥善保护好。组织专家进行系统的整理和研究,并规划、设计文物的展览、保存方案,列入长沙市的建设规划中(抄湖南省政府和长沙市政府)。

对于吴简重大的史料价值,当时著名的专家学者都给予了高度评价:

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考古学教授宿白说:“长沙一次发现这么多文献资料,大大增补了史料之阙。将有力地推动三国时期政治制度、社会关系、经济关系、财税制度等方面的研究,也预示着沉寂相当一段时日的中国古史分期问题有望取得突破性进展。”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田余庆说:“长沙走马楼出土的三国吴简,其数量巨大,本身就是了不起的发现。其中有可能蕴藏着极有价值的历史信息。”

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俞伟超说:“这次出土的长沙吴简时代非常集中,内容十分具体。洋洋200万字以上的这批简牍,都是有关长沙郡的社会经济法律行政等方面的记录,属于孙吴时政府文书档案,完整、准确、集中地反映了三国东吴的社会基本面貌,具有无法估量的历史价值。我认为,长沙吴简完全有资格与甲骨文、西北屯戍简牍、敦煌洞藏经书、清宫大内档案相提并论。也将形成某一门学科的分支,成为国际学术界相关学者的研究课题。”

在如何保护整理吴简,依靠什么专家来指导方面,先生又为我们指明了方向。1996年底至1997年上半年,我们多次赴京登门向先生请教。先生强调,吴简出土于长沙,长沙是有能力,也应该积极地组建和培养出自己的简牍保护整理的队伍,不可轻易地放弃整理的主动权,要有主动作为、敢于担当的精神,要依靠道德文章俱佳的专家来指导,并推荐宿白、徐苹芳、田余庆等先生作为吴简整理组组长人选。为此先生对我们提出的保护整理方案反复斟酌、精心擘划、传授机宜,闻先生之言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工作视野豁然开朗起来。记得1997年3月一个春寒料峭的夜晚,独与先生讨论方案至凌晨2:00许,结束谈话时,先生语气坚定地说道:“少华,做成一件事不容易啊!吴简这件事你一定要自始至终抓到底,完成它,我会盯着看的。”面对先生的叮嘱我只是默默地点头。先生见天色已晚,让我留宿他家,亲自将摊在一床的图纸、照片细心收拾起来,望着先生忙碌的背影,不觉泪湿眼眶。此后二十年间,时时牢记先生的叮嘱与教诲,几将全部精力都放在这件事上,一刻未曾放松吴简的保护整理工作,其中经历了单位转换、人事更迭、职位变迁及遭受无端指责、非议等种种变故,都不曾动摇放弃我对先生许下的承诺。二十年过去了,2015年11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实施的《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保护整理项目》顺利通过结项验收。在国家、省、市各级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在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荆州文保中心、北京大学、故宫博物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简帛研究中心、文物出版社等众多专家、学者的热心指导帮助下,顺利完成了吴简保护工作;基本完成二百余万字,11卷三十三册吴简文献资料的整理工作,已出版7卷20册;我国首座以简牍为专题的博物馆矗立于湘江之畔。回顾走过的历程,每每想到二十年前在北京旧鼓楼大街小石桥2号楼4门302室与先生那番深夜晤谈、聆教,仍令自己感动不已。吴简专著的扉页上并未见有先生的名字,但先生为此所无私奉献的一切,早已深深地融进这部不朽的珍贵遗产之中,深深铭刻在简博人的心里。

先生希望我们《吴简》每出一卷即送他一套,按已出版之序,我们分别送给先生《嘉禾吏民田家莂》、竹简壹、贰、叁、肆、柒、捌共七卷。有一次是直接送到先生的办公室,交给了杨晶先生。先生闻知后不高兴,非要我们送到他家里。初不明用意,去后才明白,先生只是借送书之名与家乡来的晚辈子弟聊聊天。用乡音与先生聊天是件很惬意的事,很容易勾起先生对少年往事的回忆,对家乡景物的怀念,先生身上竟有这么多说不完的有趣的故事:麻石铺就的长长的坡子街,火宫殿的臭豆腐、红烧肉、姊妹团子,德园的包子,杨裕兴的米粉,火后街上的孩子王,豫章小学、长郡中学……如数家珍般的道来,言语间透着浓浓的乡情,常常一聊就是半天。记得一次聊到吃饭时节,先生高兴地说:“今天我请客,就在小石桥街口一餐馆请你们吃涮羊肉。”饭毕我们拟抢单结账,谁知先生早已看穿我们的心思,一把拍住菜单,“谁也不许动!马老师去结账。”出了餐馆,一行人在街口与先生和马老师依依不舍地辞行,先生说:“我的腿近来行走不便,就不送了,回去好好干!”马老师扶着先生慢慢转身而去,望着两位老人蹒跚着的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们伫立在寒风中很久很久。

2016年是长沙走马楼吴简发现二十周年,为了集中展示二十年来长沙吴简保护、研究和利用成果,促进和推动长沙吴简研究与交流,这年8月27日至28日,在长沙召开了“纪念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二十周年长沙简帛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此次会议由故宫博物院、湖南省文化厅、长沙市人民政府主办,长沙简牍博物馆、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承办,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日本长沙吴简研究会、韩国庆北大学人文学术院等十余家单位协办。来自中国(包括台湾地区)、日本、韩国、美国的近百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就走马楼吴简发现20年来的保护、研究和利用进行深入探讨。文化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代表主办方在开幕式上致辞,张忠培先生代表主办方致闭幕词。

先生向来注重学术研究,他认为学术研究是现代博物馆的灵魂。先生向来对“文化搭台、经济演戏”一类的庸俗的把戏深恶痛绝,斥之为“庙会文化”、“媚态文化”。先生参会之初,原以为仅是开个纪念会,茶话茶话一下,彼此表扬,互致感谢。但开幕式浓浓的学术氛围令先生为之振奋、高兴。先生为了做好闭幕式上的讲话,翻阅了会议材料,认真琢磨了提交会议的论文目录,找到我们询问会议的情况,了解我馆业务人员的研究状况,先生指着会议论文集说:“鄂权啊!你们馆向这次学术研讨会提交了几篇什么样的论文?”我从会议论文集的目录中,用笔划出了我馆六篇参会论文,先生看了以后感到很兴奋。先生非常赞赏我馆开放合作整理吴简的做法,但也不客气地指出我馆存在的不足。认为长沙简牍博物馆已经有了科研团队,已经有好的领头人和强的组织者,但学术带头人的学术水准还不那么强,还得外单位高人来指点,还希望学术上继续得到王素、罗新以及其他这样的高人来指点。同时先生告诫我们学术研究不可以权谋私,指斥有些单位个人为了使自己的人才先成长起来,就先不公布资料,将大门封闭起来,将国家的资料,变为单位的资料,又将单位的资料,变成个人的资料,把材料垄断在手,先研究研究,公布资料嘛!等我研究好了再说。这叫缺德,叫以权谋私。我搞学术研究,至少六十年过了,还没有见到过用这样的办法,谋到了学术的“私”,成了学术的大家。学术大家的出现,是在学术自由的公开、公平、公正的齐放、争鸣的环境中涌现出来的,同样的高人指点,同样的学术环境,只有那些把从事的学问当成事业,具有高尚的职业操守,自己的脑袋长在自己的肩膀上,能自主、自由思考的那些自强不息的人,才能为学术做出重要的贡献,才可能成为学术大家。先生犀利的话语振聋发聩,直刺现实存在的学术弊端,促人警醒,彰显了先生做人做事一贯耿直不阿、秉公直言的气节风骨。

先生在闭幕式上发表了热情洋溢又深思熟虑的讲话,先生表示,自己出生于长沙,与湖南与吴简有着浓浓的乡情,与长沙吴简、里耶秦简、益阳兔子山简牍这三次湖南地区重大简牍发现都有着特殊的缘分。对这次学术研讨会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这是一个学术质量优良、实现了实事求是学风和朴实无华的文风以及严肃认真、齐放争鸣及学术自由的会风的高端的学术研讨会。他殷切地希望家乡的学者秉持谦虚、谨慎态度,公平、公正对人,把单位和整个国家这一学术事业的关系处理好,在发展本单位事业的同时,也注意帮助后来者,并努力推进全国简牍研究这一事业的发展。实现由简牍的大省、大市向简牍的强省、强市的转变。

会议期间,先生回到阔别64年的长郡母校,漫步在校园里,十分深情地对大家说着“想念啊!长郡一直都在我心中!”他希望母校再续辉煌,并勉励学弟学妹:“不但要考上清华北大等各大名校,同时更要注重培养自己独立、自主、创新的能力和精神!”

这就是张忠培先生,他希望年轻人成为的,正是像他自己这样,拥有独立、自由、创新精神的大写的“人”。

先生虽然远去,但先生的精神追求、道德风范、学术事业将永载史册,薪火相传。

湘水汩汩兮麓山莽莽,先生之风兮山高水长。

(管震先生对本文有重要贡献)

宋少华(长沙简牍博物馆原馆长)

李鄂权(长沙简牍博物馆馆长)

 

张忠培考察古井发掘现场_副本

1996年11月,张忠培先生在长沙走马楼吴简发掘现场(宋少华摄)

张忠培先生11

1997年4月,张忠培先生与严文明先生在长沙清水塘文物库房察看吴简(李鄂权摄)

张忠培视察库房

2010年8月,张忠培先生考察长沙简牍博物馆简牍库房(金平摄)

张忠培视察吴简工作

2010年8月,张忠培先生在长沙简牍博物馆指导长沙吴简整理保护工作(金平摄)

张忠培先生在吴简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讲话

2016年8月,张忠培先生在“长沙吴简发现二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闭幕式上发表讲话(管震摄)

上一篇: 下一篇: 长信宫灯是环保灯吗?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8楼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85425691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