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青花瓷青料及呈色特征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09-04-26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摘要:青花瓷是一种釉下彩绘瓷,青花瓷萌芽于晚唐,经元、明、清至现代而不衰。青花瓷的着色剂青料,随其产地、化学成分、加工方法和烧造温度的不同,使其色泽呈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青花瓷的演变经历了萌芽期、成熟期、发展期和渐衰期四个阶段。青花瓷的青料和呈色对青花瓷断代的研究有重要价值。本文给出了有关青花瓷青料研究的一些观点。

关键词:古代青花瓷   青料    呈色

青花瓷是釉下彩绘瓷,它是使用含有氧化钴的矿物作为着色剂,直接在瓷坯上进行绘画装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置于窑内经过1300℃左右一次烧成。釉下钴料在高温烧成后呈现出蓝色,习惯上称之为“青花”。青花瓷具有五个优点:一是发色鲜艳,呈色稳定;二是釉下彩,纹饰不易脱落;三是原料充裕,有国产的,也可以进口;四是白地蓝花,既有明净、素雅、艳丽、脱俗之感,又具有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效果;五是雅俗共赏并且美观实用。

青花瓷由唐代萌芽初始,在经历了宋、元近四百多年后才逐渐发展、成熟起来。明代,青花瓷成为瓷器生产的主流,特别在明永乐、宣德以后,景德镇青花瓷替代了青瓷在瓷器生产中的盟主地位,是青花瓷发展的黄金时期。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青花瓷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在我国陶瓷装饰发展史上,影响巨大、流传甚远。

我国古代青花瓷是采用天然钴土矿原料(多产于浙江、江西、云南、两广等地)为着色剂。钴土矿是由氧化钴、氧化锰和其它氧化物组成的复合矿,外观呈黑色块状或颗粒状。其制法:早期采用水淘洗,明代晚期开始入窑煅烧,在清除杂质后,研磨极细,调水和匀,即成青料,(亦称钴料)。青料除受到自身的化学成份含量不同的影响之外,还受到青料加工粗细程度和烧成温度高低的影响,因此,所呈现出的色彩特征也各有差异。本文就我国古代青花瓷的青料及呈色特征谈一些看法。

一、萌芽期的青花瓷青料及呈色

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青花瓷器实物例证是1975年扬州唐城遗址晚唐地层出土的1件青花瓷片,其呈色深沉、蓝中发黑。1999年印尼领海发现了一艘九世纪的“黑石号”沉船,在打捞出六万多件中国唐代各地窑口的陶瓷器中,有五万余件长沙窑瓷器,还有3件完整的唐代青花瓷碟。2002年在河南巩义市黄冶唐三彩窑址晚唐地层出土了2件钴蓝青花瓷,色泽鲜艳,为唐代青花瓷的产地找到了实物依据[1],而这2件青花瓷与扬州唐城遗址、印尼海域“黑石号”沉船发现的青花瓷时代完全一致[2]

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对扬州唐青花瓷釉的化学分析和测试结果表明:其唐青花釉下所绘蓝彩是以氧化钴为主要着色剂的青花料,青料中锰钴比值为0.22,为低锰、低铁、低铜含硫型钴料,经高温烧造后,其色泽浓艳,略有晕散,有不规则的黑色斑点。这说明了当时人们对青花瓷烧造并未完全掌握青花色料的运用技术,所以呈色大多不稳定,常有流散现象。

宋代青花瓷极为少见。如温州市博物馆珍藏着1件完整的宋代青花瓷碗以及13片青花瓷碎片。根据对上述宋代青花瓷的着色元素和溶剂元素测试和分析,其锰钴比值为10.25,铁钴比值为0.61,但一般认为使用的青花料是含氧化锰很高的国产钴土矿,经1270℃左右高温烧造,其青花发色深浅不一,有的呈暗蓝色,有的甚至带黑色。

虽然青花瓷产生于唐代,但以钴料为着色剂的彩绘工艺,在唐代之前就已出现,如河南固始县候固堆出土的春秋战国“蜻蜓眼”蓝彩玻璃珠、湖南长沙楚墓出土的蓝玻璃珠等。经研究发现,这类蓝色玻璃的着色元素为钴,是我国古代最早运用钴蓝做装饰的实物例证。三国时期釉下彩瓷器已经产生,唐代应用钴料作为陶瓷器上的着色剂已经很普遍,特别是唐三彩中的蓝彩和纯蓝釉陶器都是用钴料着色。特别是唐代长沙窑采用含铜和铁的矿物原料着色,成功地烧造了釉下彩绘瓷器,这说明当时制瓷工匠们已熟练掌握了烧制釉下彩的制瓷工艺。

钴料的运用和釉下彩绘工艺是青花瓷的两个基本要素,晚唐时期我国陶瓷装饰已初步具备了这两个基本要素,由此而有了青花瓷的出现。我认为青花瓷的起源和萌芽在唐代,并受唐三彩和长沙窑釉下彩绘瓷的影响。

二、成熟期的青花瓷青料及呈色

据相关资料统计,现存完整的元代青花瓷器约300余件,其中,有确切纪年的约10余件。元代青花瓷按青料与纹饰的不同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延祐型”,以九江延祐六年(公元1319年)墓出土的青花牡丹纹塔式盖瓶为代表,主要采用国产青料,发色蓝中略灰,而非鲜艳的深蓝色,属于初创期产品;另一种是“至正型”,以英国大维德基金会藏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铭的青花龙纹象耳瓶为代表,主要采用进口钴料,其色泽浓艳,靛青泛紫,有铁锈疤痕。这类典型器还有大英博物馆所藏孔雀牡丹纹罐、湖南常德出土的“蒙恬将军”纹玉壶春瓶、南京洪武年间沐英墓出土的“萧何月下追韩信”纹梅瓶、青花鱼藻纹大盘等,它们被国内外陶瓷学者称之为典型元青花,即“成熟青花瓷”[3]。由此可见,在不足四十年的时间内,青花瓷就完成了从初创到成熟的质的飞跃。所以,我国青花瓷的成熟期不会早于元代晚期。

构成成熟青花瓷的标准虽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我认为:胎质洁白釉质莹润,所运用的钴料呈现出色泽艳丽夺目是构成成熟青花瓷的基本要素。

“至正型”青花瓷是用进口 “苏麻离”青料,其化学成份多属低锰(MnO/CoO0.01-0.06)、高铁(Fe2O3/CoO2.21-3.02[4],为低锰高铁含砷的青料。低锰,青花呈色浓艳,并带有黑褐色的斑点,有的黑褐色的斑点上显现“锡光”[5]。此外,有的颜色深浅不一,深色处有些凹下去的黑点,这种凹下去的蓝黑色斑点不但能看出来,而且用手触摸时有凹凸不平的感觉。“延祐型” 青花瓷一般用国产钴料,它的化学成份属高锰(MnO/CoO3.74-16.19)、低铁(Fe2O3/CoO0.11-3.74[6]。高锰,青花呈色灰蓝,黑褐色斑点较少,钴料中含锰过高时青花纹饰呈色有蓝中略泛红的感觉,呈蓝紫色。元青花呈青翠沉着者,多为正烧产品;呈靛青泛紫扬艳者,多因过烧;呈青蓝偏灰者,多是欠烧。

关于青花瓷制作工艺最早记载见于明末宋应星著《天工开物》一书。《天工开物·陶诞篇》中指出:坯制成之后,“就车上旋转打圈[7],圈后或画或书,字画后,喷水数口,然后过釉”,又说:凡瓷器经画过釉之后,装入匣钵,入窑烧成。正确地记述了在青花瓷器生产中先绘画后施釉的制作工艺。清代唐英在《陶冶图编次》一书中不仅描述了青花瓷器生产中的细致分工情况,也把用青料绘制青花工艺进行了真实的记录。其工序有淘炼泥土、炼灰配釉、采取青料、拣选青料等,并在拣选青料中说明,“至用料之法,画生坯,罩以釉水,过窑烧出俱成青翠;若不罩釉仍是黑色。如窑火稍过,则所画青花多致散漫”。也就是说,青料的呈色与窑内温度及火焰性质都有很大的关系,假如火焰为氧化焰,即便是上等青料,也不会呈现出美丽的蓝色,而会变成略有污染的黑褐色。温度过低青花也不能变成鲜艳的蓝色,而是偏灰暗;反之温度过高,颜色虽鲜美,而花纹却比较晕散。

三、发展期的青花瓷青料及呈色

我国古代青花瓷的主要产地在景德镇。从明代永、宣时期到清代康、雍、乾三朝,青花瓷经历了三个发展时期,各种青料的运用(包括混合使用),构成了不同时期、不同阶段青花瓷呈色的不同特征。

1、明早期的青花瓷青料及呈色

从明洪武起,景德镇为宫庭专烧御用瓷器。当时,洪武青花瓷多采用高锰低铁的国产钴土矿作为色料。其呈色特征一般是青花色泽偏灰、暗黑,过烧时青花较晕散。

永乐、宣德时期,所用的青料为“苏麻离”青(产地为古波斯或叙利亚一带),其青料化学成份特点是锰钴比低(MnO/CoO0.010.06)、铁钴比高(Fe2O3/CoO2.213.02),含砷不含铜。由于含锰量低,青花色中减少了紫、红色调,在适当的火候下,能烧成像宝石蓝一样的鲜艳色泽。又由于含铁量较高,在青花浓处往往出现黑疵斑点。这种自然形成的黑斑和浓艳的青蓝色却又相映成趣,被视为无法模仿的永、宣青花瓷的“成功之作”[8]

永乐、宣德青花瓷的呈色特征有三种。一种为靛蓝,绚丽浓艳,清晰而通透,线条纹理中或青料凝聚处有乌黑而浓重的结晶斑,结晶斑呈浓黑的松烟墨色,浓重处或浓聚处下凹且深入胎骨,迎光侧视或以手抚摸可感觉有凹凸不平状。另一种蓝中泛紫,甚至呈显出紫罗兰色;浓聚处结晶斑连点成片状,呈黑青色;发色浅淡的呈星状点滴晕散状,浓淡反差极其明显,晕散十分严重。第三种为蓝艳,晶莹亮丽,仿佛镶嵌于釉下的蓝宝石,熠熠闪光;凝聚处有明显的浓黑色结晶斑块或斑点,晕散情况严重,出现严重晕散是由于含铁量较高,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成流动性较大,因而产生了自然晕散的“料晕”现象

2、明中后期青花瓷青料及呈色

明代中、后期,青花瓷品种出现了多样化。由于青花配合其他色釉和加彩的使用,出现了“青花点彩”、“青花加彩”、“青花填彩”、“青花五彩”等,与各种彩釉瓷争奇斗艳。同时,进口青料和国产青料也混合使用。特别是出现了嘉靖以回青料为标志的青花瓷的高潮期。

成化、弘治、正德三朝的青花瓷青料使用的品种有进口料、回青料、平等青料等,明万历中期后基本使用国产青料,诸如石子青、淅料、珠明料等。这些都为国产青花料工艺的运用提供了经验,并为清代康、雍、乾三朝青花瓷达到鼎盛奠定了基础。

早期的成化青花瓷仍使用进口料,其色泽浓翠而有黑铁斑,青花着色亦用小笔触,有浓淡的层次。后期改用江西乐平的平等青料(又称陂塘青),青花色泽淡雅、清丽,性能稳定,无黑铁斑,没有永、宣时期进口青料所出现的流散现象,形成了成化青花瓷的独特风格。

典型的正德青花其色泽浓中带灰,或呈色翠青。正德青花所用的青料复杂多样,其中还使用了有一种瑞州产的“无名子”,也叫“石子青”。在正德青花中,除了较浅淡的品种用平等青外,那类浓中带灰的典型青花瓷产品用的可能是石子青料。

嘉靖、隆庆和万历初年的青花瓷,是明代青花发展的一个突出阶段。它始于以“回青料(产于云南或西域)为标志的嘉靖青花。据《江西大志》记载,回青并不单独使用,而是与石子青料配合后使用:“回青淳,则色散而不收;石青多,则色沉而不亮。每两加石青一钱,谓之上青;四六分加,谓之中青;十分之一,谓之混水……中青用以设色[9],则笔路分明;上青用以混水[10],则颜色清亮;真青混在坯上,如灰色;石青多,则黑”。正由于二者配合用料,此期的青花瓷,既没有永、宣及元青花的那种黑铁斑,也不产生正德青花单用石子青的那种黑灰色调,又比成化青花所用平等青要显得浓艳。其青花的色泽,呈现一种蓝中泛红紫的浓重、鲜艳的色调,这种浓重鲜艳的青花瓷,正是成功地掌握了恰当配料比例的结果,突显出嘉靖青花瓷的时代特征,形成了这一时期的独特风格。

从万历中期到明代晚期以后的青花瓷主要使用浙料,青花色泽仍较明快。这是因为在钴土矿的选料处理方法上,有过一次很大的改进。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就有关于用煅烧方法处理青料的记载:“凡画碗青料,总一味无名异……各省直皆有之,亦辩认上料、中料、下料,用时先将炭火丛红煅过,上者出火成翠毛色,中者微青,下者近土褐,上者每斤煅出只得七两,中下者以次缩减” 。这说明青料从使用淘洗法[11]到火煅法,是钴土矿选料工艺技术上的改革,这个改革的过程完成于嘉靖以后到崇祯这一段时期[12]

3. 清早期的青花瓷青料及呈色

清初,顺治青花瓷青料呈色与明崇祯青花相似。一般来讲,顺治青花的呈色并非清一色的青蓝色调,一种是典型的翠蓝色,浓翠青蓝,色调鲜丽,有的青蓝中略呈紫色,有的稍有晕散。另一种是纯正但较淡雅的青色,青花呈现出浓淡不一,层次分明的效果。稍次的呈色是蓝中偏黑或灰蓝色。

由于明代晚期提炼钴土矿的方法由淘洗法改进为煅烧法,从而使国产青料的锰钴比(MnO/CoO6.83)与铁钴比(Fe2O3/CoO0.88)发生了变化,青花的呈色也就十分鲜艳。康熙时,景德镇制瓷工匠纯熟地掌握了浙料和珠明料的呈色技术,同时对胎釉原料精细淘炼和焙制,烧出了被誉为“翠毛蓝”、“宝石蓝”一类的康熙青花瓷。康熙青花的绘画是在单一的色彩中追求浓淡、阴阳、虚实、远近变化的艺术效果。同时采用分水法,使青花产生多种深浅不同的色阶变化,如青花深浅的不同分为头浓、正浓、二浓、正淡、影淡等五种颜色,也即是“料分五色”,犹如中国画的“墨分五色”,形成了多层次、多色阶,从而创造了五色青花的效果,突破了传统单调的平涂法,使青花呈色绚丽多彩,五彩缤纷。因此,康熙青花瓷具有“青花五彩”之誉。

这一时期的青花呈色多样,典型色调是青翠明艳,笔路分明的特色,青料沉于釉内,无漂浮感。根据青料的呈色特点可归纳如下三种:一种呈蓝色或宝石蓝色,通常把康熙青花瓷的最佳色泽称为翠蓝或宝石蓝色(宝石蓝从色谱上看属鲜艳美丽的蓝色)。佳者一色纯蓝,稍次者蓝中带紫色。这种最纯正的色泽,在明末崇祯和清初顺治时就已烧出。另一种呈灰蓝色,不少康熙青花瓷器,色调蓝中带灰,有的偏灰黑色,是由于青料拣选不精和烧成温度所致,康熙青花早期[13]这种色调较多见,中晚期也有这种呈色,主要是民窑器。第三种呈淡和灰暗色,这种色调以后期器物居多,但早中期同样有这种色泽,伴有晕散现象。

雍正官窑瓷以质地优良、细巧精致著称,它基本上改变了康熙青花的多层次风格,形成以仿古为主流的雍正官窑青花瓷的基本格调,即绝大多数官窑器的绘画采用元青花和永、宣青花的点染画风格。

雍正青花与康熙青花的青料均是采用浙料,因而其呈色基本上与明末至康熙的青花瓷相同,但由于青花绘制方式不同,烧制的效果也不同,雍正青花均显得比康熙青花淡雅。一些为纯粹的仿永、宣青花,绝大部分有青蓝色和黑色疵点,并有晕散现象;另外,一些着色深沉的青花有仿嘉靖青花之意,着色较浅淡的则有仿成化淡描青花特征。

乾隆时期青花瓷烧造量很大,传世器物粗细兼有,品种十分丰富。乾隆青花瓷中有色泽靓蓝稳定、基调明快的特点,其青料呈色比雍正青花偏于清亮而没有晕散感,色调明快纯正;仿永、宣风格器物中用料重者,蓝色中黑疵较多。中期青花色调比前期更沉着,晚期呈色更深沉、凝重,有的则较浅淡,并有偏色发紫的现象。

清代经过了康熙、雍正、乾隆的三朝盛世之后,从18世纪末开始走下坡。随着社会经济的衰退,不论是景德镇官窑还是全国各地民窑的瓷业生产都每况愈下,青花瓷器也进入渐衰过程。清末光绪、宣统时,近代化工青料的运用,打破了传统青花瓷使用天然矿为青料一统千年的格局,从而开始了近现代青花瓷的历史。

青花瓷的艺术魅力,主要表现在色调之美,在中国的瓷器中,青花瓷器以其靓蓝艳丽的色彩而得以人们的特别青睐。唐代晚期开始,人们使用含有钴的蓝釉来装饰陶器,后来用钴蓝料着色瓷器,直到元代采用瓷石加高岭土的“二元配方”和进口青料,使青花的发色大不相同,青花的色泽是根据钴料的纯净度和它在釉中的凝聚情况而自然呈现的。如果钴料去掉杂质,特别是去掉铁和锰,色泽不很凝聚,就会得到纯正的蓝色;假如钴料凝聚,呈色就会发黑;钴料十分凝聚,就会呈现红黑色。含铁过度密集,在纹饰上就会带有锈斑,而锈斑在各代的器物上常有发现,此外,加之窑炉温度的变化和烧成工艺的不同,才使青花瓷器的色彩更加丰富,青花色泽呈现出深沉、幽靓,蓝中显紫,青灰、浅青等多种色彩。

(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谈雪慧)

注释:

[1][2]孙新民、郭木森《河南巩义黄冶唐三彩窑址发掘的主要收获》《中国古陶瓷研究》

第九辑 紫禁城出版社

[3]罗学正《青花瓷产生与发展规律探讨》《江西文物》199011期。

[4]陈荛成、郭演仪、张志刚《历代青花瓷器和青花色料的研究》《硅酸盐学报》 1978年第6卷第4期。

[5]是在黑褐色的斑点中出现的一种自然光泽,是由于青花原料在高温烧制过程中与釉熔化时,根据窑内气氛而起的变化。

[6]同注释[2]

[7]旋转打圈: 就是用料在器物的口沿或足胫等处画箍线,俗称打料箍

[8]中国硅酸盐学会编《中国陶瓷史》 文物出版社 1997年版

[9]即青花操作工艺之一,用青料在成心成型的坯上勾勒轮廓线

[10]亦作“分水”,是青花操作工艺之一,即在勾好的轮廓线内,用含水量为8296%的青料填色

[11]据《江西大志·陶书》记载,嘉靖时对回青料的处理分“敲青”和“淘青”两个工序。敲青:“首先锤碎,内有朱砂斑者为上青,有银星者为中青,每斤可得青三两。”淘青:“敲青后取其青零锁碎碾碎,入注水中,用磁石引杂石,真青澄定,每斤得五六钱。”这是用水淘洗,并以磁石吸去杂石的办法。

[12]  参见:冯先铭主编《中国陶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411月出版。

[13]早期:康熙元年至御窑厂末开始大规模烧造的十九年间。中期:以康熙十九年御窑厂大规模烧造为起点,至康熙四十年以前。晚期:康熙四十年以后。

(此文原载《湖南省博物馆馆刊》第3期,岳麓书社2006年出版)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