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吴简户品出钱简新探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09-04-26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长沙吴简中有一种关于“户品出钱”的竹简,多为两面书写,形制十分特别。几年前,初次披露王素、宋少华、罗新《长沙走马楼简牍整理的新收获》,《文物》1999年第5期,3536页。以下简称《新收获》),即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已有不少论文专门探讨或涉及。但由于当时整理的多为残断简,对其完整格式不甚清楚,对其内容及意义的探讨难免存在缺憾。现在,随着整理工作的继续,虽然所见仍多为残断简,但通过比对拼合,对其完整格式已能大致复原,对其内容及意义的探讨也就可以更加全面和深入了。

该“户品出钱”简的完整格式应为:

(正面)

某乡吏民某某某户某品出钱若干临湘侯相  嘉禾某年某月某日某乡典田掾某某白

(背面)

入钱毕民自送牒还县不得持还乡典田吏及帅

正面为竹黄,文字均顶格书写,可分前后两个部分。前部分:“某乡”常见有都乡、模乡等。“吏民”常见有大男、男子、郡吏、县吏等。“某某”为“吏民”姓名。“某户”仅见故户、新户。“某品”仅见上品、中品、下品。“出钱若干”,出钱数目因户、品不同而各不相同,具体而言:同户同品,出钱数目相同;不同户但同品,新户出钱多于故户。“临湘侯相”有时省称为“侯相”。按:“临湘”即今长沙。“临湘侯”为步骘,孙吴前期著名将帅,《三国志吴书》有传。“相”为侯国职官。《续汉书·百官五》云:主治民,如令、长。”后部分:“嘉禾某年某月某日”,目前常见有嘉禾五年十二月十八日和嘉禾六年正月十二日等。“某乡”有时因前部分开头已经出现而省略。“某某”为“典田掾”姓名。中间的“已”,似为浓墨勾校符号,可能为“临湘侯相”检核后所批。实例(此为随意比对拼合的实例,不一定正确)如:

模乡郡吏潘真故户上品出钱一万二千临湘侯相  嘉禾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模乡典田掾若白(130322817

都乡大男区通新户下品出钱五千五百九十四临湘侯相  嘉禾六年正月十二日都乡典田掾蔡忠白(1348614854

背面为竹青,文字均退格书写,千篇一律,没有变化。推测这行文字是“乡典田吏及帅”事先写好的。也就是说,此类简应是先写背面,然后再写正面(譬如20499号简只有背面“入钱毕”云云,正面空白未写)。用意在于提醒正面出钱的“吏民”:户品钱缴纳完毕,你们自己还要将“牒”送到县里,不允许带回。至于也有不少“户品出钱”简背面没有这行文字,可能是因为背面先写好这行文字的简用完了,临时来不及加写吧。这行文字中的“牒”,就是指该“户品出钱”简。如《史记》卷七四《孟子荀卿列传》“墨翟”条《索隐》云:“牒者,小木札也。”又《汉书》卷五一《路温舒传》“温舒取泽中蒲,截以为牒,编用写书”条师古注云:小简曰牒,编联次之。长沙吴简均为长沙市中心五一广场东南的原走马楼街J22井窖出土。显然,目前所见“户品出钱”简,也就是该简背面文字提到的由“”制作、由“出钱”的“吏民”自己送到“县”里的此类“牒”。

按:所谓“户品”,也就是“户等”。《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有“户等制”条,属于较为权威的解释,开头即称:

中国一些封建王朝在登记户籍时,按编户资产多少,划分为不同等级,以作为税役多少轻重的标准和依据。汉代已依据各户财产多少,分等征税,但没有户等制的明文记载。自三国时曹魏至北齐、隋、唐,实行九品户和九等户制。……

这段文字虽然十分笼统,但主要意思还是比较清楚的,即认为:汉代已根据编户家产划分户等,并根据户等征税。但根据户等所征之税名为什么税?这段文字没有说明。据文义推测,应该名为“户税”(或称“赀税”)。《新收获》曾主“户税”说。后来,专门探讨此类“户品出钱”简的张旭华先生(《吴简“户调分为九品收物”的借鉴与创新》,原载《许昌师专学报》2002年第4期,4750页,收入《九品中正制略论稿》,中州古籍出版社,2004年,6070)、张荣强氏(《吴简中的“户品”问题》,《吴简研究》第1辑,武汉崇文书局,2004年,190202)、于振波《略论走马楼吴简中的户品》,《史学月刊》2006年第2 期,2832)、高敏先生(《吴简中所见孙权时期户等制度的探讨》,《史学月刊》2006年第5期,3135)等,各有根据,见解不尽相同。张旭华先生同意“户税”说。张荣强氏认为可能就是汉代的“户赋”。于振波氏既不同意“户税”说,也不同意“户”说。看来这个问题还需要继续探讨。

此外,还有许多问题,也是有的可以解决,有的还需要继续探讨。譬如:

关于故户、新户,张荣强氏认为前者就是“旧管之户”,后者就是“新附户”。按照他的说法,国家对于“新附户”应给予优复”。但据“户品出钱”简,新户出钱反较故户为多。这个问题还需要继续探讨。

关于户分三品,高敏先生认为应始于西汉,张旭华先生认为属于东汉旧制,实际上都缺乏明确佐证。《汉书•地理上》“咸则三壤,成赋中国”条师古注云:“言皆随其土田上中下三品,而成其赋于中国也。”《后汉书》卷七六《循吏•秦彭传》云:亲度顷亩,分别肥,差为三品,专立文书,藏之乡县。说的都是将土地分为三品。这个问题也还需要继续探讨。

关于由谁主持划分户品工作,《三国志••魏书•曹洪传》注引《魏略》云:“初,太祖(曹操)为司空时,以己率下,每岁发调,使本县平赀。于时谯令平洪赀财与公家等,太祖曰:‘我家赀那得如子廉(曹洪字)耶。’”似乎应由县令主持。但据《续汉书·百官五》乡条本注云:“其乡小者,县置啬夫一人,皆主知民善恶,为役先后;知民贫富,为赋多少,平其差品。”实际应由乡啬夫主持。这与“户品出钱”简由乡制作完全一致。这个问题大致可以解决

关于根据编户什么家产划分户品,汉魏史籍并无明确记载,学者也似乎没有特别注意。《晋书》卷七○《刘超传》云:“补句容令,推诚于物,为百姓所怀。常年赋税,主者常自四出结评百姓家赀。至超,但作大函,村别付之,使各自书家产,投函中讫,送还县。百姓依实投上,课输所入,有逾常年。”根据最后所说“课输所入,有逾常年”,划分户品根据的主要应是编户的田产。吐鲁番出土北凉制作的“赀簿”,根据的也是编户的田产。这与“户品出钱”简由“典田掾”、“典田吏及帅”制作也完全一致。这个问题也大致可以解决

还应指出的是,前引《刘超传》的记载,虽为刘超东晋初年出补句容令时事,但要求民自书家产,投函中讫,又自送还县,与“户品出钱”简背面要求“入钱毕,民自送牒还县”,竟然十分相似!如果这本属江南旧制,刘超不过予以恢复而已,那么是否可以大胆假设:“户品出钱”简所见吏民根据户品出的钱,实际就是他们自报的家产呢?这不仅因为:正面“出钱”之“出”又有公布的意思,背面“入钱”之“入”又有采纳的意思。还因为:(一)如果“户品出钱”简所见吏民根据户品出的钱是户税、户赋,那么,前揭故户上品出钱一万二千,新户下品出钱五千五百九十四,似乎太多了。(二)长沙吴简的户籍简中,另有“凡口若干”简和“右某家口食”简,其后通常记有“赀十”、“赀二十”、“赀五十”、“赀一百”、“赀二百”、“赀一千”等,最多也仅到“赀五千”。如果“户品出钱”简所见吏民根据户品出的钱是户税、户赋,那么,“凡口若干”简和“右某家口食”简所见“赀十”到“赀五千”是什么税,就不好解释了。也许三国孙吴政权为了整齐划一,将吏民故户、新户的家产各分上、中、下三品,加上还有一个“下品之下”(作为对应,或许还有一个“上品之上”),即至少有七品,也就是七个等级,每品以固定的钱数为标准,让吏民自报或自套。史籍所见汉代家产税的税率有二:一为《汉书•景帝纪》后元二年“赀算十以上乃得宦”条服虔注所云“赀万钱,算百二十七也”;一为《汉书•食货下》所谓王莽时“壹切税吏民,赀三十而取一”。按照景帝时税率:前揭故户上品出钱一万二千如为全部家产,则应税一百五十二点四钱;新户下品出钱五千五百九十四如为全部家产,则大约应税七十一钱。按照王莽时税率:前揭故户上品出钱一万二千如为全部家产,则应税四百钱;新户下品出钱五千五百九十四如为全部家产,则大约应税一百八十六钱。这种家产税,也就是户税、户赋,“凡口若干”简和“右某家口食”简所见“赀十”到“赀五千”数目较为接近。如此,则“户品出钱”简所见吏民根据户品出的钱为全部家产,“凡口若干”简和“右某家口食”简所见“赀十”到“赀五千”为户税、户赋,就不矛盾了。

(长沙简牍博物馆--王素、汪力工)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