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博物馆馆藏曾国藩、左宗棠书法佳作赏析——兼论曾、左书法艺术渊源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09-05-14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内容提要:晚清“中兴名臣”曾国藩、左宗棠的书法艺术研究是一个新的课题。本文就馆藏曾、左的书法佳作作了初步的鉴赏和考析,并就曾、左的书法艺术渊源作了初浅的探讨,以求教于方家。

关键词:馆藏曾国藩、左宗棠书法赏析

湘军著名将领曾国藩、左宗棠是晚清的“中兴名臣”,他们不仅在军事上显赫一时,而且在书法上各有建树。源远流长的湖湘文化,晚清书坛崇碑的风气,以及各自不同的学习和成长历程,对他们书法艺术风格的形成起着关键作用。本文在介绍馆藏曾国藩、左宗棠书法佳作的同时,也对他们书法艺术风格的形成做了一些探讨,不妥之处,敬请专家学者指正。

曾国藩书法艺术

曾国藩(1811——1872)初名子诚,字伯函,号滌生。清嘉庆十六年十月十一日出生于湖南湘乡。幼年在父亲曾鳞书开设的私塾里启蒙,道光六年,参加长沙府试,名列第七。道光十三年,首次参加科试,即中秀才。次年进入长沙岳麓书院深造。道光十八年,进京会试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曾国藩在京十年,眼界大开,知识学问广有长进,理学、书法、诗文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咸丰元年,太平天国革命爆发。咸丰二年,丁忧回籍的曾国藩奉命到长沙办理团练事务。咸丰十年,太平天国摧毁江南大营,清政府于恐慌中命曾国藩为两江总督,统辖江苏、安徽,浙江、江西四省军务。同治三年,曾国藩指挥湘军攻陷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十一年二月初四日,病死南京,年六十二岁。谥“文正”。                                         

曾国藩在书法上走过了一条由继承古典到脱古创新的探索道路,其书法风格可分为四十岁前后两个时期。四十岁前属继承古典、广取博览的时期。他幼时在父亲指导下临习柳公权、颜真卿字帖,基础良好。20岁时,到衡阳城有名的学堂——唐家私塾求学,师从汪觉庵先生,书法大有长进,深得柳体刚健俊美的精髓。后又学赵孟 、董其昌,临智永《千字文》。在广泛的学习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墨色饱满,行笔流畅,结构严谨,间架宽绰的书写特点。其书法以颜、柳特征为主,在用笔和气韵上又深受赵孟頫、董其昌的影响。

四十岁后,曾国藩领悟到“作字之道刚健、婀娜二者缺一不可”的道理。并且认为:刚健应以李邕、黄庭坚,欧阳询为宗。婀娜则以诸遂良、董其昌为主。在这种认识的指导下,走上了刚柔相济的研习道路他力追李邕、黄庭坚、欧阳询的刚健、雄强,参悟诸遂良、董其昌的婀娜、柔娴,欲把刚健与婀娜两个对立面统一起来。在间架、用笔和用墨上三路并进,孜孜以求,终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曾国藩的书法艺术成就,主要在行书和楷书上,其作品劲健挺拔而不失洒脱,用笔严谨规范又不失活泼,开创了晚清的行、楷风范。

曾氏为晚清一代文豪,尤以对联艺术卓越。与同期王闿远、左宗棠誉为“湘中三大联家”。曾氏对联气势磅礴,含义深远,令人回味无穷,有人比作“啖蔗嚼榄,愈嚼愈甘”。郭立志在《曾文正联语选录》中称“曾公为联语,情而合于道,文而融以诗……古文辞之法,莫不毕备,卓哉,美哉”。由于曾氏联名冠世,求者络绎不绝,每联一出,即被人传诵一时,诸家辑录。这些脍炙人口的对联,以其深远的含义,独具魅力的书法艺术,被人视为珍品。

在曾国藩众多的传世作品中,长沙市博物馆收藏的对联:“十年楷洗见真妄,少日结交皆老苍”无论是文辞还是书法都堪称精品。该作品质地为洒金色宣,纵125厘米,横29厘米,署“滌生曾国藩”款,下钤“国藩之印”朱文印,“滌生”白文印。此联看似平淡天真却喻意深远,回味无穷。通篇结体严整而又疏朗开阔,横画自然舒展,刚健有力,竖画收放有度,雍容大方。字形略偏长,中心紧凑,用笔自始至终一丝不苟,把险劲稳健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同时,又恰到好处地处理了刚柔、轻重、紧舒等矛盾,如横画多处使用方笔,竖画和撇多处参以圆笔,从而给人一种雍容大方的儒将风范。如“年”字,横细竖粗,端庄挺拔。“楷”、“老”、“结”等字,方圆结合,巧妙而又和谐的将刚健挺拔和圆润婀娜寓于一体,收到了独特的艺术效果。

又如长沙市博物馆所藏曾国藩行书字条:“董北苑真迹,吾家罕有之物,尝于梦寐及之。沅甫弟于宿松旧家得此神品,为人间希宝也。与之同观,诚如探辘得珠,为之一快。同治四年五月望日,滌生曾国藩于金陵节署。”下钤“国藩之印”朱文印,白文“滌生”印。(照片5此字条书写持重而不局促,舒和而含有动气。用笔从容而利落,一气呵成,自然朴实。再如赠刘养素联:“组练三千朝踏浪,貌貅十万夜观书”。刘养素,名于浔,号于淳,湘军水师将领,以麾下水师勇猛而著名。此联用笔劲健有力,偶带渴笔,气势贯通,刚中有柔,风度清雅,赞赏刘养素书生带兵,有勇有谋。此联将书法艺术和文字内涵及人物形象达到了高度一致,体现了曾氏深厚的传统功力。

又如长沙市博物馆所藏曾国藩致葆斋团扇:唐公右丞行湖南,章尉以婆律香贽公。公觉,重辞之。香中果贻黄金。章叹曰;余贽达官,无不受之。洁如冰壶,刚简有智而赫赫者,唐公一人耳。葆斋同年大人鉴;曾国藩”。

此件可谓曾氏行书佳作,全篇六十四字,一气呵成,无一懈笔。行笔不徐不疾,笔画沉着有力,运用自由。从作品整体来看,端壮雄伟,气量恢宏,体势清俊,个人风格已趋成熟。

曾国藩在书法艺术的意境和用笔上亦进行了许多探索,在意境上,他认为首先是雄奇,然后是淡远,如果能合雄奇于淡远之中,则尤为可贵。在用笔上,他深入分析了许多名家用笔特点,如刘石庵善用偃笔,郑板桥善用蹲笔,王梦楼善用缩笔,在学习他人长处时,他不断完善,不断总结,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用笔特点。

曾国藩一生于书法,无论是在十年寒窗苦读中,还是在繁重的军务中,都临池不倦,创作了难以数计的楹联、屏条、日记和信札。自道光19年至同治11年他去世前夕,前后32年中共写下了130余万字的日记和书法作品,在中国书法史上可谓是一朵奇葩。曾国藩以其别具一格的书法风格,在晚清书坛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他的书法无论在当时还是后世,都为人所重,其书法理论亦影响深远,曾氏不愧为晚清一代书法名家。

左宗棠书法艺术

左宗棠(18121885),字季高,湖南湘阴人。道光十二年举人。后屡试不第,便作乡村塾师。咸丰二年,充湖南巡抚张亮基幕僚,后经湖南巡抚骆秉章保举,加四品御衔,又蒙曾国藩推荐,命以四品京堂,随曾国藩襄办军务。左宗棠自募“楚军”入江西、浙江镇压太平天国。继任钦差大臣,“攻捻”、“压回”,收复新疆。同治十三年,授东阁大学士。光绪十一年九月五日病死福州。谥“文襄”,著有《左文襄公全集》。

一八一二年十月初七日,左宗棠出生于湖南湘阴县左家塅村。因为在兄弟中排行老三,是最后一个孩子,所以取名宗棠,字季高。祖父和父亲都是秀才,虽然家中有些清贫,但也属于那种“耕读门第”的书香人家。在这种家庭环境的熏陶下,左宗棠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他从小喜欢读书,四岁跟随祖父识字,六岁开始读《论语》、《孟子》等。同时,他对书法特别感兴趣,在其祖父指导下,从小即学习钱南园的书法,习帖练字。钱氏书法直逼颜真卿,行草兼诸遂良、米芾卓然成家。左宗棠以钱氏书法入门,从此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并且影响了他的一生。

九岁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左宗棠哥哥带回一本李邕的碑帖,他顿时被吸引并开始苦练。李邕的书法体势以欹反正,左低右高,笔力朴实遒劲,舒放自然,构成了峻拔丰美,气守轩昂,凌厉无前的动人艺术形象左宗棠从他的书法作品中吸取养分,丰富自己。左氏用笔沉着中见生动,动健中寓柔和,可谓得其神韵。特别是从他众多的信札中看,于李邕《云麾李思训碑》致力尤深。

左氏又是一个极好交友的人,许多著名书法家都跟他有来往。同时他又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无论是在平时还是繁忙的军旅生涯中,都坚持练习,常年不懈。吴县吴大澂是金石书画名家,左宗棠任陕西学政时,即拜左氏为师,向他学习篆书左氏篆书,笔力雄健,结体朴逸,时人称为“左篆”。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称:“左氏襄笔法如董宣强项。虽为令长,故自不凡”。日本的中国美术史专家大村西崖将左宗棠和何绍基列入所著的《中国美术史》一书中,可见其对左书推崇之至。

左氏之儒学理教,经世致用,亦显耀一时,其文章华彩,对联尤为著名,是与曾国藩齐名的一代文豪。其对联多金石之音,绵怀之情,通融之道,对事对物,对情对景,无不入情入理,有声有色,跃然纸上,令人回味无穷。在左宗棠的传世作品中,长沙市博物馆所藏行书对联“一室荘严妻子佛,四对经济米盐花”。纸本,纵 137 厘米,横 30厘米,款署“左宗棠”“伟臣七兄属”。钤“东阁大学士章”白文印。此联以颜书为骨架,同时广泛而灵活地吸取了苏东坡等人潇洒自如的体势,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个人风貌。用笔以圆为主,方圆结合挥洒自如,豪无拘束之感。作品整体雍容大度,一派大家风范。又如同治五年,左宗棠路过武汉的长沙郡馆撰写的对联:“千载此楼,芳草晴川,曾见仙人骑鹤去;卅年作客,黄沙远塞,又吟乡思落梅中”此联不仅书法功力深厚,极具大家气派,而且文辞优美,诗意盎然,传颂一时。从他的书法对联中可以看到,他的书法融碑帖于一炉,结字高古,变化而统一,用笔沉着含蓄,藏千钧之力于点画之中,书风直追汉魏。

再如西安碑林第五室藏左宗堂书《天地正气刻石》,高125厘米,宽57厘米。“天地正气”四字书写流利,笔力劲健,气势雄强。正如左氏一生心系天下,收复新疆,甚至不顾年事已高,亲率大军,抬棺与外国侵略者决一死战的凛然正气。此碑刻于光绪十一年,是西安碑林行体书法中的佳作。

左宗棠同治九年写给曾国藩的信札:“滌翁宫保中堂阁下昨见,大咨所论李逆秀成见在金陵城中不能大队出竄,自意中事。惟李世贤賊不在溧阳,闻已到湖州; 黄文金賊则本与杨七麻李远德在湖州未动也。弟意本拟先攻湖州,逼賊海隅,防其四窜。适苏州急规嘉兴,不得不勉强从事。嘉郡攻克,廖业寿由西门带伤逸出。自是湖州之賊日多,其思窜亦日急矣。如其由德清、石门窜杭,当是一條鞭。若西窜、北窜则可浙可皖,防不胜防,反致分我兵力耳。陈炳文賊意在归诚,而颇为汪海洋所制。盖賊至今日亦难自由。如此入春已来,频患筯痛之證,不能骑马。逐日派队攻扑城壘,正与龙游前事相似,殊为闷损。此请大安,愚弟宗棠顿首。二月廿一日横溪行营。”此札既有魏碑之意,古朴浑厚,气势雄健,又有秀美之风。为左氏书法佳作。

左宗棠为晚清一代儒将,内修道德,致力于经世致用之学; 外忧国事,征战南北,功业名满天下。在戎马倥偬之余,仍能潜心书法,勤于碑帖。其作品运笔凝练,结构严谨,笔力雄健,能化古出古自成一格。左氏不愧为晚清卓有建树的书法家。

三、曾、左书法艺术探源

曾国藩、左宗棠书法艺术风格的形成,除了各自的家学、不同的学习和成长历程影响外,还深受湖湘文化和晚清崇碑书风的影响。

(一)、湖湘文化的潜在影响

湖湘文化源远流长,其务实传统至清中叶达于极盛。先是嘉庆,道光年间,崛起了一代湖湘学人群体,其中以魏源、汤鹏等为代表的文人幕僚,擅长著述。以陶澍、贺长龄等为代表的封疆大吏,则利用权位,将经世思想实践施行。特别是魏源,奋力冲破顽固派“祖宗之法不可变”的束缚,发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呼声,惊醒了无数爱国志士,激励人们寻求变法,应对挑战。

而曾国藩、左宗棠等为首的湘军将领,在咸丰同治年间受清政府重用,奠定了湘人无可替代的地位。故有“清季以来,湖南人才辈出,功业之盛,举世无出其右”,“中兴将相,什九湖湘”之盛誉。如果从湖湘文化角度看,湘军将领集团既是一个军事集团,又是一个文化群体。一个受千年湖湘文化影响,把程朱理学和经世务实融为一体的理学经世派群体。如曾国藩曾就读于岳麓书院,在湖湘文化的氛围中成为坚定的理学信徒,常言“义理之学最大”,“义理之学为先”,即使在戎马倥偬之时,《理学家传》等书亦常翻阅。左宗棠曾说“多读经书,博取义理之趣;多看经世致用之书,求诸事物之理”。湖湘文化的这种精神内核,也深深渗透到了曾、左等湘军将领的书法艺术之中。他们入古出新,或刚健、或洒脱,形成了各自独特的风格,创造了自己的审美个性,对近代和现代书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晚清书法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二)、晚清崇碑书风的影响

清代堪称中国书法艺术的中兴时期,其主要标志是碑学的倡兴,康乾以来,随着考据学的兴起和金石学的昌盛,发现和出土了大量秦汉、六朝、隋唐的碑碣、墓志、金石、铭刻等实物,如此新颖丰富的古代书法文字资料展现在书法家面前;极大地开拓了他们的眼界,震撼了他们的心灵,许多书法家走上了临碑之路,直接从商周金文,秦篆汉隶中汲取营养。著名书法家阮元,可以说是开拓尊碑途径的先驱者。他写的《南北书派论》、《北碑南帖论》两篇专论,集其书学理论之大成,论证临碑对于学书的重要性,一再强调“碑学”的长处。对清代后期书法有非常深刻的影响。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里说:“文知帖学之大坏,碑学之当法,南北朝碑之可贵”。包世臣也是“尊碑抑帖”的主将。他们支持和发展了阮元的这一理论。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产生了如赵之谦、何绍基等一代大家。

曾国藩、左宗棠积极赞同阮元的南北派说,主宗碑学追随名家,提倡古朴雄强的书风,同时身体力行。

曾国藩倡导北派碑学。他碑帖兼习,真、行出入欧阳询、虞世南、诸遂良、柳公权之间,融合欧黄为间架,形成了险劲挺拔,刚健婀娜的艺术特点。他于碑帖之间融汇贯通,弘扬了刚劲的书风,扭转了帖学的柔弱,突破了馆阁体的束缚。

左宗棠书法,初学钱南园、李邕,后从欧阳询、颜真卿,上溯秦汉,下至魏碑,化古出古自创面目,其行书运笔凝炼,结体严谨,应规入矩笔画肥劲,气韵飞动。小篆骨气笔力雄健,独具特色。

(长沙市博物馆 魏明 陈立果

注释:

华宁 《清代行书》 光明日报出版社   199312月第一版

 胡卫平   曾国藩联语注辑岳麓书社 20045月第一版

 易元九 《历代书画雕塑篆刻编》 19858

 刘诗 《中国古代书法家》 文物出版社 19915月第一版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