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藏品保护的“人为”因素与物质手段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09-05-14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藏品保护中的“人为”因素是指人直接作用于藏品而产生的一种结果、物质手段是指人们借助某一物质消除人为因素产生的不利影响的一种手段。

保管员从一进入库房,接触文物,就产生了与器物的种种关系。而文物保护则是保管员与文物之间所产生的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在文物保护方面,我们的专业人员“以此为己任”一直在作着不懈的努力。不断将现代经济科技的新成果,运用于自己的实践中,使文物保护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文物的“十防”即防火、防盗、防潮、防干、防霉、防尘、防虫、防雷、防震、防空气污染等方面,解决了许多难题。但是,我们在攻克文物“自然损害”的同时,似乎没有足够地警觉到文物“人为损害”的问题的悄然存在,它潜伏保管工作的每一细节中,它所造成的后果与“自然损害”同样严重。因此,用物质手段解决它,同样是我们刻不容缓责任。“人为”因素,包括“被动因素”与“主动因素”两方面。在此,仅以几个我们常见的较为突出的问题进行探讨。

一、被动损害与物质手段

被动损害是指由客观隐患导致的人的操作失误,造成的文物损害。

目前,我国文物库房无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仍有一些在建筑布局和各种设备上,对人为因素的考虑不足,不但对文物安全带来隐患,而且对工作效率也带来了不利。其表现为:

1、库房没得保管员的工作室和工作设备。

不少文物库房没有保管员的工作室和相应的设备,工作场地就设在库房之中,在“一席之地”摆放一张简陋的桌案,桌面狭小与工作需要极不适应,台布也是被人所弃的旧布,保管员在工作时,需前瞻后顾。一方面唯恐器物从桌边跌落,一方面又唯恐台布滑动带落器物,加之桌面上器物、帐本、卡片各种工具等“庞大队伍”游移于方寸之间。这种频率较高的移动,极易造成器物从边缘跌落。工作效率也必大打折扣,“人为损害”的隐患,严重存在。因此,保管员的工作台应当有一种专业化的模式,借此绘有拙图,以供参考

一是台面应当宽大,台面左右设立沟槽,将器物放置于沟槽内,以防止器物从桌边跌落,一侧沟槽可设计得深一些,以便放置瓶类等高长器物,另一侧沟槽可设计得浅一些,以便放置盘碗之类的小件器,工作台的下方可设置屉柜,让桌面上的“庞大队伍”有一个临时安身之所,以确保文物安全。

2、库房没有技术室、照相室、接待室。

一般来说文物入库前,都应进行消毒、清洗、除锈、杀虫等技术处理,库房要保洁、器物等都要保洁、技术室及相关设置就是非常必要的了。如果技术室远离库房,器物就要出库,需要来回搬动和交接等,给文物安全带来不利。

其二、随着信息录入,清库建档,藏品研究等工作的快速发展,器物拍照工作,已成为博物馆比较压头的工作,有的文物需要成批地出进,在任务紧,保管员人手少的情况下,就得由非专业人员来参与搬运,他们不懂规范地拿取器物,要么拎着器物的耳部,或是提起器物的口部,造成器物脱节,对不太牢固的器物箱,也不知怎样搬运,造成箱底断脱,摔坏文物,尽管保管员“奔走相告”心急如焚,仍旧难以控制局面,这种原本可以避免的“人为损坏”,在我们手中遭此厄运,是很说不过去的,如果各库房设立了照相室,照相工作由各库房分头进行,不仅保证了文物的安全,也加快了照片档案工作的进度。

第三,接待室设在库房内也是非常必要的。如果接待室离库房近,同区域即可避免文物出入库的安全风险、器物可由保管员来提取,有效地保证了文物的安全。也方便外来人员的观摩、研究。

3、文物装载设备缺少科学性、适用性。

文物装载设备包括大型的文物柜架、小型的文物匣盒等。目前,有些库房仍在使用老式的文物柜架,有的柜架是被淘汰转来的,出现五花八门的景象,有的柜架型制单一,不能自由调节,稍大一点的器物放不进去,稍小的器物放进去又浪费了空间,加之库房面积小,柜架少,使器物无法分类科学摆放,器物放置密集,保管员提取器物时,需左顾右盼,十分小心,不但提取不便,更是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应付这种状况,可参考如下:

1、文物柜应为木质封闭式,以玻璃作为柜门,以便查看时“一目了然”。

2、柜搁板应为活动式,可根据器物的高低来自由调节。

3、大件器物,如瓷瓶在裸放的情况下,极易倾倒,在搬动时又极易相互碰撞,一般应放入囊匣,以卧式放置、柜架可安装成抽屉式,屉内安放可自由调节的隔带,将器物卧放其内,用隔带隔住,隔带材料应有柔韧性、可塑性和支撑力。以便根据器物的形状调节隔带的形状,必要时可加放海绵包,屉下应安装轨道装置。

4、对于较矮的器物,如盘、铜镜、砚等。可放在搁板上,搁板可呈阶梯式,周边稍起围栏,前方的围栏稍低一些,这样既节约了空间,又可避免因隔层间距小,而看不见后排的器物,每层搁板下应安装轨道,当我们拿取后排器物时只需将搁板向前拉出,即可拿到器物,避免了手臂的活动不便,或将前排器物刮倒的危险。

5、对于片状的小件玉器等,可装入玻璃盖盒内,以一器一盒为佳。然后放入抽屉式的柜内,屉层高度根据器物高度而定,以节约空间,屉底仍安装轨道,以免抽屉拉动时,器物发生碰撞。

文物柜架的科学性、适用性是快捷、安全地提取或保管器物的基本保障。

二、主动人为因素与物质手段

主动人为因素是指在人的主观意识支配下直接作用于器物的活动。在此,仅以器物标号问题进行探讨,器物标号是指将器物的编号标注在器物上的一种方式,传统的标号方式,较注重器物号的永久性、牢固性,它对于确认器物的身份的确具有重要意义。任何器物号与器物的分离所产生的结果是相当麻烦的,但它出现的另一个问题则是对器物的“主动人为”损害,传统的标号方式,多为用油漆直接将编号书写在器物上,或用不干胶和胶水等将编号粘贴在器物上,如此带来的弊端是:1、破坏了器物的“原生态”包括器物的包浆,虽然人们已经有意识地尽量将编号写在器物较隐蔽的地方,但编号不可能小到难以被人看到的程度,同时它的负面影响是,大件的较笨重的器物,由于器物号的隐蔽性,当我们需要寻找时,就必须将器物翻来倒去的寻找,不仅柜内器物相互碰撞,而且,器物倒腾时,也易失手,对于小件器物,那就更是给她脸上“抹黑”了。

2、破坏了器物的质地;对于胎釉结合不太紧密的瓷器,对于有锈垢而产生皮质层的青铜器,对于有镀层的金属器,以及爆漆的木器,无论是书写油漆号还是粘贴号,都有可能致使器物表层脱落,编号也随之脱落。

3、器物号的变动,造成器物的损害;有的器物随着研究和认识的因素的变化,可能将提升至‘上级’,也有可能下降为‘参考’,那么原来已经标上去的器物号就得去掉,无疑将对文物造人为的损害,而且去号工作需细致小心,非常费时费力。

器物标号是目前保管工作中的一个难点,但新的科技成果,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可借鉴的方法。如下可供尝试。

1、吊挂标签号;标签号应使用有韧性的名片纸,用电脑将号码打印出来,使之美观,清晰,为保证标签的牢固性,防水性,可将标签过塑,然后系挂在器物上,系绳两端用扣卡固定,对于大件的不便系挂的器物可用有弹力的隐形带,两端配置勾扣,系扣在器物上,然后将标签系于隐形带上,由于隐型带的弹力作用,不仅不易滑落,还可适应不同规格的器物。还免去了寻找器物号而倒腾器物的不便,对于小件的同样没有系挂部位的器物,如直体式的印章等,可用隐形皮筋圈,箍在器物上,再将标签系于皮筋圈上。

2、使用网袋,对于完全不能系挂标签的器物,大件的可用网孔较大的网兜,小件的可用网孔较小的网兜袋,然后将口部锁紧,将标签号系挂在收口处,这样,即使不取出器物,也能查看到器物。

3、大部分器物在系挂标签后,还应放入匣盒内,匣盒上以装置玻璃窗、盖为佳,或在匣外标贴照片、名称和编号,以便查找。

上述方法,不仅防止了对器物的损伤,使用时也较方便,在必要时如拍照等,可将标签取下,完事后再将其挂上去。

以上所述,只是工作实践中的一些点滴问题,但却是常见而不容忽视的问题。人为因素与物质手段,是藏品保管中的一个分支,应是系统工程的一个部分,但目前它却还不具有“立项的系统工程”的名份,没有专业的设计师、制作师,没有进入有目的的生产流程。没有被作为一种指导性的学说来确立。可是它的庞大性足以形成一个系统工程,从库房建筑布局,设施,如电脑、文具等,到家具设备,如桌、椅、柜架等,从工具,如推车、清洁工具等到装潢,如匣盒等,不胜数举,涉及范围之广,可多达上百种品类,它的触角已经拓向传统样式与现代样式,新型材料,工艺与藏品特质的完美结合的领域,最终实现科学、适用、精美的目标,因此,我们需要一种强势力量的使然,来促成这样一个平台的构建,组成“集团军”来共同打造这番事业,我们期待将来,我们能自觉地行动于统一的指导学说之中;期待将来,当我们需要这方面的“物质”时,我们随时可以走进专门的超市,在众多的商品中,找到所需要的商品,我们期待,给我们的藏品,这一高雅艺术的使者,一份匹配的装备,使它无忧,永久平安,相信有社会先进力量的支撑,有我们的精英们超强的实力,我们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长沙市博物馆 包宪红)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