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衡州熙宁铸钱考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09-05-14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公元1073年,北宋神宗熙宁六年,湖南衡州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筹备设立国家货币铸造机构,衡州熙宁时称监,为北宋湖南辖区铸造,发行货币,推动经济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

一.设立的历史背景

北宋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神宗任王安石为参知政事,主持变法,史称“王安石变法”。新法中的青苗法、免役法与钱币的流通使用密切相关。青苗法即由国家贷钱给农民种地,岁贷两次,岁还两次,贷钱还钱。免役法包括免役钱、助役钱、免役宽剩钱。即按规定应服劳役的可出钱免役,称免役钱;原不服劳役的依等次出钱,称助役钱;在征收免役钱和助役钱之外,再按这两役钱定额的20%加征钱币称免役宽剩钱。这就实行了国家信贷货币化、劳役货币化。由于变法促进了经济发展,因此“给牛贷种”要钱,“使岁一输”要钱,章椁在《开梅山歌》中载:“给牛贷种使开垦,植桑种稻输缗钱”,“缗钱”的需求量大增,推动了货币经济的迅速发展。此外,实行了农田水利法,荆湖南北路开辟了许多芋田、山田,发展了农业生产。还实行了市易法,在荆湖南北路设立转运使,“徙贵就贱,用近易远,从而活跃了流通领域,经济的开发,人口的增长,加之国家用兵西夏,军费开支浩大,诸多因素促使社会对货币的需求急剧增长,货币铸造业空前发展,湖南衡州熙宁监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应运而生。

二.铸币的起止时间

《宋史·食货志下二·钱币》载:“(熙宁)四年……后乃诏京西、淮南、两浙、江西、荆湖五路各置铸钱监,江西、湖南十五万缗,余路十万缗为额,仍申熟钱斤重之限”,①《宋会要·食货一一》说得更加明白具体“衡州熙宁监,额五十万贯”。“以上并以文武京朝官使殿已上,每监二员,至或用三员,或用选人或以州官兼领而已”②。另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这道诏书下诏时间是熙宁六年七月③。《宋史·地理志四》记:衡州属县衡阳县下注“有熙宁钱监”④可见熙宁监的设立当在这个时间之后。

另根据上述同时被诏各路铸钱监的设置时间分析,京西河南府河清县阜财监,建于熙宁八年四月;淮南路舒州同安监,建于熙宁八年十二月;两浙路睦州神泉监,建于熙宁七年;荆湖北路鄂州宝泉监,建于熙宁七年或八年⑤;这些钱监都是经过一、二年的准备后设立的。

故衡州熙宁钱监,经过一至二年的准备时间,是完全可以建立起来的。这个铸钱监既然以“熙宁”来命名,足可以证明其建于熙宁年间。同时,今传世有一种熙宁元宝隶、篆小平钱,背穿上铸“衡”字,即是衡州熙宁钱监铸造,更是此监建于熙宁年间的最有力的证据。而熙宁仅十年而已,由此推测,衡州熙宁钱监当建于熙宁七年或八年,至迟为熙宁八年,因为这一年宋廷又诏令衡州熙宁监从熙宁六年规定的年铸额15万缗增至岁铸20万缗。

衡州熙宁监曾有中途罢铸之说。元丰八年神宗死,哲宗即位,当时哲宗年十岁,由其祖母高氏临朝,高氏尽罢新法,改革派被废黜,是年又大罢铸钱监。据《宋史·本纪第十七·哲宗一》记,元丰八年十二月“戊寅,罢增置铸钱监十有四”,熙宁监属新增加的钱监,以为有可能在罢铸之列。但是根据元祐六年荆湖南路提刑司上报钱监鼓铸人员记工问题,衡州熙宁监并没有裁掉,仍在正常鼓铸。《续资治通鉴长篇》记载:元祐六年八月,“庚子,荆湖南路提刑司言:钱监工役朝暮鼓铸,最为辛苦。其招后投换犯罪刺配及划筛厢军之人,既非素习,若令习学鼓铸,例收全工,免稽滞工限。欲乞相度自到作日,给予请给;且令习鼓铸,收工三分,及三十日,与收半工;再经一年,即收全工,从之”这是荆湖南路提刑司向上呈报关于新到学习鼓铸之人记工规定,得到了批准。根据史料我们知道,这时荆湖南路的熙宁监正在进行正常的生产,是当时该路唯一的钱监。所以,这已准确说明衡州熙宁监在元丰八年十二月并未被裁撤。

至崇宁二年,朝廷又有明令,规定衡州熙宁监岁铸30万缗,崇宁二、三、五年及大观元年,重和二年,朝廷都颁发了关于衡州熙宁监铸造哪种式样钱币的诏令,直至北宋灭亡,金兵南下,熙宁监自然停废。从熙宁六年神宗下诏确定熙宁监年铸币额度到北宋灭亡,前后达54年。

三.铸造的品种及流通范围

衡州熙宁监一开炉铸钱,工匠们就按照当时宋朝规定的铸钱形制,背铸州名,以别铸地,面铸“熙宁元宝”,分隶,篆小平对钱,背穿上铸“衡”字,字体与面文相同。另有一种光背的“熙宁元宝”小平钱,隶、篆成对。

衡州熙宁监铸钱不久,宋王朝推行折二钱“熙宁重宝”,钱文书体分隶、篆两体,熙宁监遵诏铸币。

《宋史·食货志下二·钱币》记载:“熙宁十年,改次年为元丰,铸元丰通宝钱,与前熙宁钱近”,衡州熙宁监在这一时期铸行了元丰通宝铜钱,分小平钱和折二钱两种,小平钱书体有分隶、篆、行三体,折二钱分行、篆两体。

宋哲宗元祐、绍圣、元符年间(1086—1100),铸元祐、绍圣、元符通宝,元宝,三者均有平钱、折二钱(图六),钱文书体均分篆、行两体,绍圣元宝、元符通宝大小轻重如元祐钱,另有绍圣通宝,钱文真书对读,字细小工整。

宋徽宗建中靖国年间铸圣宋元宝,圣宋元宝有小平钱、折二钱,钱文书法分篆、行两体,平钱间有真书者,并有通宝,此钱稀少(图十一~图十二)。蔡京当政期间又铸造崇宁重宝、崇宁通宝、大观通宝等当十大钱以及“当二”、“当五”夹锡钱等减重劣币。这是为封建政府弥补财政亏空而铸行的虚值货币。

衡州熙宁监自崇宁初年铸“圣宋元宝”小平钱之后,又接连鼓铸“圣宋通宝”当五大钱及崇宁年号当十大钱。《宋史·食货志下二·钱币》记:崇宁二年(1103),“五月始令陕西及江、池、饶、建州,以岁所铸小平钱增料改铸当五大铜钱,以‘圣宋通宝’为文。继而并令舒、睦、衡、鄂钱监用陕西式铸折十钱。”衡州熙宁监被列入鼓铸当十钱之列。据《玉海》所记,崇宁二年十月行折十钱。另有资料表明,衡州熙宁监等也同样鼓铸过圣宋通宝当五铜钱。陈均《九朝编年纲目备要》载:崇宁二年五月,宋廷“令江、池、饶、建、舒、睦、衡、鄂八州将每年上供小平钱减万数增例铸当五大铜钱,其背铸“当五”二字。”

崇宁二年“今蔡京当政,将以利获人主,托假招述,肆为纷更。有许天启者,京之党也,时为陕西转运副使,迎合京意,请铸当十钱。继而并令舒、睦、衡、鄂钱监,用陕西式铸折十钱。”蔡京除主铸当十大钱外,又推行夹锡钱。自崇宁二年以来,夹锡钱首铸于陕西,蔡京复相后,“遂降(夹锡)钱式及锡母於铸钱之路铸钱(监)院,专用鼓铸。若产铜地始听兼铸小平钱,复命转运司及提刑司参领其事,衡州熙宁,鄂州宝泉,舒州同安监暨广南皆铸焉。”衡州熙宁监因本路产铜,所以在铸造夹锡钱的同时,兼铸大观通宝小平钱,即所谓“漉铜钱”注。大观三年六月,蔡京复罢相,“诏以两浙铸夹锡钱扰民,凡东南所铸皆罢”,自此衡州熙宁监停铸夹锡钱。湖南宜章杜才华先生曾在湘江河中发现两枚北宋“圣宋元宝”锡母钱⑥。其钱文真中有行,笔画纤细秀美,阔缘,包浆呈黑色。这两枚“圣宋元宝”锡母钱出土地点离衡州熙宁监仅百余里之遥,当为衡州熙宁监铸造,也是衡州熙宁监铸造夹锡钱的有力证据。

政和二年(1112)五月蔡京又再入相,再铸夹锡钱。《宋史·食货志下二·钱币》记:“蔡京复得政,条奏广、惠、康、贺、衡、鹗,舒州昨铸夹锡钱精善,请后铸如故。广西、湖北、淮东如之。且令诸路以铜钱监复改铸夹锡,遂以政和钱式颁焉。”衡州熙宁监和其他各铜钱监一样,都按颁发的钱式铸政和夹锡钱,夹锡钱不论何地所铸,通行于天下。

宣和年间,衡州熙宁监铸“宣和通宝”铜钱和夹锡铁钱。靖康元年,熙宁监铸宽缘“靖康元宝”真、篆二体对钱。靖康二年四月,金兵俘宋徽宗,钦宗及皇室百官北去,北宋灭亡,金兵南侵,熙宁监停止铸造。

衡州熙宁监铸造的这些钱币,主要是在什么范围内发行、流通呢?北宋前中期,湖南未设监铸钱,使用的钱币由他州输入,到中后期,即熙宁六年后,方设置一所钱监为衡州熙宁监,当时货币发行、流通使用的基本原则是本路铸钱,本路使用。那么,本路有多大的管辖地域呢?

宋初,湖南隶属于江南道,997年后,宋地方行政管理体制改“道”为“路”,实行路、州(郡)、县三级制,湖南分属于荆湖北路、荆湖南路两路,岳州、鼎州(又称常德府)、澧州、辰州、沅州、靖州6州及所属23县,隶属于荆湖北路,治所为江陵(湖北江陵),即今岳阳中北部、益阳北部的沅江、南县、常德、张家界、湘西州、怀化属今湖北省管辖;潭州、衡州、郴州、邵州(又称宝庆府)、永州、道州6州及桂阳、茶陵、武冈3军及所属37县为荆湖南路,治所为潭州(今长沙市),即今岳阳的南部、长、株、潭、益阳市区及桃江、安化、衡阳、郴州、邵阳、娄底、永州属今湖南省管辖。因此,衡州熙宁监的铸币主要在荆湖南路流通,包括今湘中湖南广大地区,荆湖北路即今湘北、湘西地区使用鄂州宝泉监铸造的钱币。

四.铸造数量及币材的来源

熙宁监的生产规模、铸钱数量主要是按照朝廷的规定各年均有变化。

熙宁监最初的岁铸额为15万贯,《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46记载,熙宁六年七月,神宗下诏荆湖等五路置铸钱监,铸额“湖南为十五万缗,余路十万缗为额。”此后,铸额逐年上升,据《文献通考》记载“熙宁八年诸路铸钱,总二十六监……熙宁监20万贯”。当时全国铜铁钱分路行使,据《宋会要·食货一一》记载全国“十三路行使铜钱,两路行使铜铁钱,四路行使铁钱”,荆湖南路属于行使铜钱之列,在熙宁监岁铸的20万贯铜钱中,按照朝廷规定:“并应副本路内熙宁5万贯……有剩余钱,并起发上京,内藏库纳”。可见衡州熙宁监所铸的铜钱每年即有5万贯留在本路荆湖南路使用。元丰年间,铸量更大,元丰元年湖南年产铜237.1768万斤。如全部用来铸钱,按每3斤10两(按16两一斤计)铸一贯钱计算,岁铸额可达65万贯。崇宁二年,又“令舒、睦、衡、鄂钱监用陕西式铸折十钱,限今岁铸三十万缗,铁钱二百万缗⑦”。衡州熙宁监从设立到自然停止生产,前后五十多年,所铸钱币数量,粗略估计在千万贯以上。

衡州熙宁监铸币原料主要来源于本路。北宋前中期铸币用铜大部分由信州坑冶供应,到宋神宗时,该坑冶产量很低,恰好有二处铜矿产量上升,其中一个就是潭州永兴场,即浏阳的永兴场是当时全国两大产铜地之一。衡州熙宁监铸钱用的铜、铅、锡来源丰足,如元丰元年(1078年),铜:潭州产107.825万斤,加上衡州茭源场4350斤及郴州、桂阳出产的铜、铅,衡州茭源场产12.3921万斤,桂阳1243万斤;锡:道州出产23.739万斤,郴州雷溪场产1.0964万斤。本路的产出,足以供应熙宁监的正常鼓铸。这些原料,大多源源不断运往衡州熙宁监,正因为原料充足,熙宁监的年铸额度不断增加,正因为原料就近取材,无需他路输入,在元祐年间大批裁撤钱监时,熙宁监仍在正常生产。

五.熙宁监的管理

宋代管铸币的机构叫钱监。钱监实行军事化管理,铸钱工匠被称作役卒,每个钱监的役卒多少不均。《宋会要辑稿》记载:“大观元年,永丰监有兵匠695人,较额定人数缺64人。”又载:“(富民监)见管工匠二百余人。”役卒的来源,除了从民间招募部分有特长的工匠以补不足外,绝大部分由犯人充役。人一旦进了钱监就如同进了鬼门关,每个役卒的脸上都刺有监字或军号。铸钱是一种劳动强度极高的手工活,役卒们常年遭受到炉火的熏烤,铅毒的污染和工头们的折磨,身体状况极差,其中一些年老体弱、丧失铸钱能力的役卒,便被发还关押。由于不堪苦役而逃出钱监者,则要遭受更严重的惩罚,甚至被打死。北宋末年,金兵南下,国家将要灭亡之际,宋徽宗还曾制定过“钱监兵匠逃走刺手背法”(《宋史·兵法》)。宋代的钱监是役卒们的另一种监狱形式,在这里的人是会说话的工具,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更多的钱币。

衡州熙宁监的管理,熙宁末年衡州熙宁监初建时,隶属于中央政府的提点坑冶铸钱司管理。该司“掌山泽之所产及铸钱货,以给帮国之用,岁有定数。”旧设提点官一员。元丰以来,由于全国铜,铅产量增加,钱监四立,铸额大增,致使坑冶铸钱管理机构和官员不能适应。据元丰二年七月七日三省所言:“铸钱司旧领五监,近岁江池,饶增岁铸额,及兴国、睦、衡、舒、蕲、惠创置六监,且增提点官一员。”又据《玉海卷一百八十·食货·钱币》:“乃命钱昌武领淮、浙、建、江东,李棻领湖、广、江西”。由此可知衡州熙宁监由李棻提点。也就是因为熙宁中后期全国铸钱数量大增,原有的铸钱额增加,管理事务增多,“元丰初以其通领九路,岁不能周历所部,始增为二员,分置两司,在饶者领江东淮浙福建等路;在虔者领江西湖广等路,至元祐复并为一员。”领荆湖南北路、广南东西路、江南西路者置司于虔州(今赣州)。元祐元年因韶州岑水等场产铜量减少,裁撤14处铸钱监,已分的两司又并为一司,置司于洪州(今南昌),政和初年又分为两司,潭州(长沙)曾一度作为其中一司的驻地。衡州熙宁监除隶属于提点坑冶铸钱司管理外,荆湖南路提刑司对该监也有一定的管理权限,前元祐六年八月荆湖南路提刑司向上呈报新到钱监学习鼓铸之人记工的规定,即说明了这一点。熙宁监设监官一员,钱监的劳动者为工匠、军人、犯罪之人。钱监内的劳动生产分工,已分为八作,这八作的分工大体上包括翻沙、冶炼、错磨、水洗等。清代王庆云记咸丰时铸钱有八行工匠:“看火、翻砂、刷灰、杂作、剁边、滚边、磨钱、洗眼”⑧。看来铸钱工匠分为八行(作),北宋也已实施。当时的分工已甚为明细。这种细分工的管理模式,又促进了工艺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

六.熙宁监的作用

衡州熙宁监自设置以来,历经宋神宗、哲宗、徽宗、钦宗四帝,达半个多世纪之久,所铸货币,为北宋湖南辖区的货币供应作出了卓越贡献。熙宁监的货币应用极为频繁、广泛,一是城乡市场集贸,人们生活生产物资广泛使用钱币进行交易;二是名目繁多的上缴赋税,体现了货币使用的广泛。集贸市场的货币量可从市场交易所得商业税得到反映。《宋会要辑稿·食货》记载,北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潭州所在州城及各县商税9.2万余贯;衡州3.2万余贯,其中衡山县就有1万余贯,宋人范成大记述,衡山南岳市(市场的市)“环庙皆市区,江、浙、川、广众之所聚,生人所需(人们生活所需)无不有既(现存的)”,说明宋时这里市场繁荣;郴州所在州城一务(相当于一个税务所)商税1.2万余贯,岳州十一务4.2万余贯,仅酒麯税一项。这一年,湖南总额达27万贯,该年,永州、邵州的酒麯税增长了一倍,商税总数分别增长二倍多、三倍。集市在湖南称“场”由来已久,如安仁,五代后唐以该处贸易集市而置安仁场,东安系五代楚国所置东安场,亦为贸易集市,由于宋代湖南商业不断繁荣,衡州的安仁,永州的东安在宋代都由场升县,为宋代湖南新置县。商税增长、集贸市场行政格局升级,表明商品经济迅速发展,商品经济带动衡州熙宁监所铸货币的大量使用。

上缴税方面,仅仅是百姓上缴正税以外的杂税所使用的钱币,就有很多名目,据《宋书食货志》载,有免役钱、助役钱、免役宽剩钱、免夫钱、折帛钱、折斛钱、折输钱、羡余钱、瞻军钱、印契钱。王安石变法时,朝廷对变法意见不一,反对的一方指出,除正税外,“更有农具、牛皮、盐麹、草奚(鞋)钱之类,凡十余目,谓之杂税”;《宋史·食杂志·上二》又载,湖南还有“土户钱、折絁钱、醋息钱、曲引钱、名色不一”,另有经制钱、总制钱、月桩钱、版帐钱。其中折絁钱所指的“絁”是一种绸类织品,湖南出产的分平絁、罗絁、即平版絁,罗纹絁,《宋史·食货志一》记载了衡、永州上供平絁的情况,湖南每岁上供为綾、罗絁七万疋,折絁钱就是不上供实物絁,而将上供额折成钱上缴,与折帛钱类似。关于荆湖南南北二路的年正税额,据神宗熙宁十年(1077)的记载,荆湖南路见(现)催额为181.6612万贯,荆湖北路的见催额为175.6978万缗。以上是北宋湖南正赋税及杂类税使用钱币的名目和数据,可见钱币应用的广泛、数量的巨大以及百姓用钱的方方面面。

由此可见,衡州熙宁监的铸币事业,成为当时湖南地方经济的一个重要部分,为支持湖南货币市场的健康运行,推动北宋中后期湖南经济的发展,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历史作用。

(长沙市博物馆-盛强)

注:

①《宋史·卷180·食货志下二·钱币》 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年5月第一版

②《宋会要·食货一一》

③《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46 中华书局1985年5月第一版

④《宋史·地理志四》 浙江古籍出版社1998年5月第一版

⑤汪圣锋《两宋货币史》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9月第一版

⑥杜才华《湖南发现两枚北宋“圣宋元宝”锡母钱》 《中国钱币》1999年第四期

⑦王庆云《石渠余记》卷五“铸大钱说帖”第210页   北京古籍出版社1985年第一版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