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机摆落起三界 古篆沉研冠一时——宋高僧梦英篆书千字文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09-05-14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在中国书法史上有两位湖南籍的高僧较为著名,一是唐代长沙籍的怀素,擅场狂草,开一代书风;一是宋代衡阳籍的梦英,善写篆、楷,享誉当时。怀素以今草《自叙帖》之流传而享大名,得后世推崇备至。而梦英虽有作品传世,但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几乎湮没无闻。他在篆书方面的成就,应该得到张扬,他对后世的影响,应该得到肯定。本文仅就梦英大师的篆书《千字文》展开讨论,以期引起书界的注意。

梦英大师号宣义,人称宣义大师,别号卧云叟,南岳僧。衡州(今衡阳)人。他的生平,史籍皆未有详细的记载,故不详他的生卒年。只能从他的书迹中,了解他生活在五代、北宋时期,而有所成就的主要活动期则在北宋。宋乾德五年(公元967年)他被召至京,授紫衣。此时为北宋初年,他应该已有一定影响,且享有了社会的承认,否则,不会得到皇帝的青睐。他与怀素有一个共同之点,都是交游甚广的和尚。这与他学识渊博、处世超脱、才华出众、喜好结交不无关系。他同一些名公巨卿、文人骚客往来,从当时名人的诗篇里,可以知道他的一些事迹。他与郭忠恕同时习篆,皆师法唐代李阳冰。陈希夷搏等甚称述之。李若拙赞其:“小篆每轻秦相法,隶书犹鄙晋巨功。多才多艺如师少,当世群贤尽响风。”郭忠恕有云:“风骚共会名何盛,篆隶同勤法转功。”王著诗云:“到处闻人乞篆踪,学来年久有深功。墨池阔类湘江水,笔冢高齐太华峰。”贾赞曰:“篆写千文迈古今,感陶丞旨撰碑阴。”贾黄中说他“尘机摆落超三界,古篆沉研冠一时。”(皆见《赠梦英大师集诗》)这些都是说他书法方面的,他还作诗,李建中说他“诗成野逸笔狂颠。”何承裕说他“诗成万首犹嫌少,酒饮千钟不怕多。”赵逢说他“吟容贾岛称诗匠,醉许刘灵作酒仙。”可见他的一些行迹。此外,当时与他诗文往还的尚有赵文度、郭从义、杨徽之、范杲、宋白、贾黄中、苏易简、马去非、陶谷、郑起、吕端、张、韩溥、李铸、苏德祥、宋温舒、陈文影、赵昌言、杨昭俭、陈搏、许仲宣等。这样看来,梦英大师是一位会吟诗、善书法、且饮酒的高僧。

中国书法史可谓洋洋大观,历代名家真、行、隶、篆、草各有所长。而擅长篆书的书家则寥寥可数,北宋时期,享有重名的,自李斯而下,汉有许慎(叔重),唐有李阳冰(少温),宋有徐铉(鼎臣)、梦英大师、郭忠恕(恕先)、郑文宝(仲贤)、章友直(伯益)诸家。较之其他书体的书家,确是为数不多的。此中原因,除篆书缺乏实用性以外,尚有溯本清源,穷研小学,极费工夫的缘故。且篆书一体须徐徐运笔,不得一挥而就。故欣赏者多,实践者少。梦英大师不避繁难,终身致力于篆书的研究,并结出丰硕的成果。宋人朱长文著《续书断》中,将六十六人列为能品,宋代的梦英大师以及与之同时的郭忠恕、李建中、王著、章友直等都囊括其中。可证当时对梦英大师的肯定。书论旧说,某些论者对梦英大师有欠公允。以当时的审美眼光,将李斯的篆书视若神明,凡是有所背离的风格,都认为不合正统,列入另类。时至今日,我们以现代的审美眼光来重新审视,结论则恰好相反。越是有个性的,越是能突破前人的艺术作品,越是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和赞扬。

下面我们切入主题,来谈他的篆书《千字文》。原碑已不知所终,我们见到的是后人的拓本。此碑建于宋咸平元年(公元998年),由僧智全、普严、守志所建。原藏者已装裱成册。我们知道,他学篆书以师法“二李”(李斯、李阳冰)为主。李斯的《峄山碑》、《泰山碑》、《琅琊碑》是小篆的正宗。而李阳冰也是学李斯的,他的代表作有《栖先记》、《城隍庙记》等。李阳冰是中唐时期的书家,距梦英大师的年代仅隔二百多年。有宋一代擅长篆书的书家似不多见,梦英大师应当是比较突出的一位。汉代有一通篆书碑刻《袁统碑》,以梦英大师的识见,他不一定没有见到。因此,他在研究篆书方面一定取法甚广。他几乎用一辈子的精力在篆书上下功夫,咸平二年(公元999年),他的《篆书偏旁字源》正式成书。奠定了他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地位。从这本篆书《千字文》来看,他从“二李”之中融会贯通,学古而不泥古,通过自己的巧思,从而逐渐形成自己的风貌。篆书之体,韵求高古,切忌姿媚。他在结字方面,颇费了些神思,因此能面目一新,风格独具。有的字形真是令人拍案称奇。笔者将梦英大师篆书极具个性的诸字逐一摘出,列为一表。我们试举他写的:月、光、出、色、空、吹、世、容、民、美、孔、堂、岂、我、效、谈、承、流、问、坐、敢、长、迹、鱼、军、帐、能、神、解、索、阙、雅、登、学、初、洞、实、楚、声、海、好、似、临、远、魏、礼、、慈。在笔画、字型处理方面,都有别于“二李”。特别是某些偏旁部首如:豆、(、登)子、(好、孔、学)的写法,都别出心裁,其他有的字,象“长、帐、能、鱼、海、慈、民、解、出、容”等字,在结体上他既不墨守成规,成为“二李”的书奴,又不循循于《说文解字》的限制。他的篆书呈现出雍容大度的轩昂之气,丈夫之概。庄严中寓流动,曲折中见宽博,线条劲挺,姿态生动。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智,富于创造精神。

现在,我们不妨将梦英大师的篆书与李斯、李阳冰以及宋代篆书家的篆书作品加以比较。《峄山碑》是李斯的代表作,字体端正,用笔挺拔,造型对称,线条细匀。他从六国金文错落天成的书风中,创造出端庄朴实的小篆风格。成为后世学篆的典范。唐代李阳冰承袭秦相李斯的衣钵,通过自己的实践,他的篆书在前人的基础上已有了发展,线条的安排不再那么平直,字型也较为拉长,结构较圆,比李斯的篆书更为生动,更为婀娜。可以说,李阳冰篆书风格的出现,是一个转折点,一个里程碑。梦英大师是李阳冰最得力的传承者和发扬者,他在此基点上又更进了一步,他大胆走出《说文》的字型藩篱,将生动和美感放在第一位,这是他在篆书方面最杰出的贡献。我们知道,与梦英大师同时代的还有徐铉(字鼎臣)、郑文宝(字仲贤)章友直(伯益)数家。他们死守成法,不敢越雷池一步。徐鼎臣以复刻《峄山碑》而著称,后世评价,一味推崇。其实他并无创见,言过其实。

我们试举北宋郑文宝的篆书作品(图七)与之比较。郑之篆书结体松散,线条逼仄,其中的“寂、轻、仙、飞、远、何”等字尤为明显。其偏旁“单人旁”、“三点水”、“禾字旁”、“豆字旁”的处理,都较为小气,主次也欠妥帖。其中有一“远”字,与所举梦英大师篆书“远”字相比较,立见高低。通过比较,我们清楚地看出,郑之篆书远不如梦英大师的大气磅礴。清代刘熙载说:“徐鼎臣之篆正而纯,郭恕先、僧梦英之篆奇而杂。”正是这个“奇”和“杂”,恰巧道出了梦英大师的独到之处。我们从崇尚个性、强调自我的艺术效果来分析,梦英大师比之徐鼎臣、郑文宝、章友直之辈,实在高出一筹。篆书在书法诸体中是最富有装饰美感的,所以用以入印十分恰当。而篆书又最富于变化,一个字可以有多种处理方法,这给作者以较大的创作空间,能诱发作者的艺术灵感和创造激情。如何更大限度地走出前人的窠臼,发挥出作者的艺术个性,他就能达到一个更高的艺术境界。梦英大师在结字方面自出心机,落落大方,毫不造作,既增加了字体的装饰美感,又突出了自我的个性,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面貌。

他对后世的影响,似乎沉寂了几个世纪。元明之季,篆书没落,未有大家。直至清代,金石学兴起,研究古文字的学者渐多,学习篆书乃得风行。先后出现了一批擅写篆书的书家。直到清代篆书大家独山莫友芝的出现,梦英大师的篆书风格才再度得以发扬光大。莫友芝篆书取意高华,体态庄重,遥接梦英,得其神似可谓得梦英三昧。莫友芝可谓深得梦英三昧,在众多篆书家之中,独树一帜,另立山门。莫又直接影响到他之后的郑知同(伯更)、左宗棠(季高)、罗文彬(质安)诸家。使梦英大师的遗绪得以薪火不断,代代相传。

综上所述,梦英大师的篆书《千字文》,结字朴茂,意趣高华,风格独具,神采飞扬,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是不可多得的书法精品。他在篆书方面的建树,应当得到承认,他对后世的影响,应当得到肯定。他对中国书法的发展尤其对篆书的贡献,应当得到尊重和褒扬。

(长沙市博物馆 张双锡)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