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档案看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对长沙平民罪行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5-08-28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自1937年卢沟桥事件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至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在历时八年的抗日战争期间,中国人民付出了惨重代价。日本侵略者制造了南京大屠杀等一系列骇人听闻的针对平民的惨案。据牛津大学中国中心主任拉纳·米特所著《中国,被遗忘的盟友:西方人眼中的抗日战争全史》所载:“至今,外界对中国在漫长的八年抗战中所付出的高昂代价还没有一个全面的认识。据不完全统计,其间中国有1400万人死亡。”而据《抗日战争期间的人口损失》(姜涛、卞修跃中国社会科学院报)认为,抗日战争期间“中国抗战直接人口损失可累计之估计数为2062万人,合可累计之战争直接伤残人口,军民伤亡最低限为3480万人;同时,我们认为,中国抗战直接伤亡人口合计应在4100万上,合战时失踪被俘等项数字,战争直接给中国造成的死亡、伤残及失踪等项人口损失共计超过4500万人;而从人口损失的角度看,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口损失总数应在5000万人以上。”整个抗日战争史同时也是一部平民百姓的苦难史。

抗日战争初期至武汉会战,由于长沙位于湖南中部,并未受战争荼毒。1939年至1944年,日军先后四次发动了对长沙的进攻。在中国军队在广大人民的支持下取得了第一次至第三次会战的辉煌胜利。1944年6月,长沙在长衡会战中沦陷。日军在长沙境内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希望能够通过长沙市档案馆所藏部分战后日军对平民罪行调查档案的梳理和整理,还原部分抗战历史,客观反映日军在长沙罪行之一隅。

从调查日期和调查人的身份来看,长沙市档案馆所藏记录日军罪行的215份档案的调查记录日期集中在民国三十五年(1946),落款整理机关为“中级法院”,调查和记录人主要是乡长保长等国民政府公职人员等。笔者推测应该是1946年由官方组织的对战争期间损失的调查记录。由于当时实行的是市县分治(长沙方志网:1933年8月11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行政院同意3月湖南省政府委员会通过的议案,7月报行政院,长沙设“省辖市”),这215份档案调查地点分布在长沙市城区及周边靖港、新康、白若铺、霞凝、铜官、仁德等乡镇,不包括今天长沙县、浏阳市、宁乡县及望城的其他乡镇。

根据调查记录,日军在长沙地区的罪行主要集中在屠杀平民、强奸妇女、抢劫财物、损毁房屋、强征民夫及贩卖鸦片等,其中屠杀平民340余人,强奸妇女20人,损毁房屋44栋,强征民夫苦工10人。档案明确记载的被日军以各种方式杀害的平民346人(一份档案记录多人被害,仅按3人被害算),其中女性46人,18岁以下的11人,18岁到40岁的81人,40到60岁的101人,60岁以上的18人,年龄不详的有  105人,13岁到40岁的被害女性中多因被日军强奸或反抗强奸致死。档案中记录了20人被日军强奸,仅一人被逼为日军娼妓,其余或因反抗被杀,或因年幼致死,或因羞愤自杀。

从案件分布地域上看,这些档案主要集中在云母乡19件 新康乡45件,霞凝乡12件、仁德乡25件,铜官乡5件,靖港镇41件,城区113件。从时间上看,案件主要集中在1944年2月(古历)至1945年8月之间,有211件,1944年之前的有3件,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仍有3件。整体而言,案件发生的时间与空间上的分布与日军第四次进犯并攻陷长沙的时间是一致的。1944年之前的案件中,其中1份是1938年7月(古历)城北区第六保遭受27架敌机轰炸的调查记录,这与史料中记载日机轰炸长沙的时间是一致的。1945年8月15日后的案卷中,1份案件的发生时间是1945年8月22日,1份发生在1945年11月,实施单位为日军靖港警备队,受害人陈炳煌,商人,被敌掳去活埋于郊外。据《湖南通鉴》(湖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湖南省人民出版社出版),“9月15日,日军日军第二十军司令坂西一良代表长衡地区代表日军在岳麓山湖南大学向国民党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王耀武呈递投降书。21日开始,在衡阳、长沙、岳阳等地区集结的日军分别被解除武装,10月18日,日军解除武装工作结束。”这似乎在时间上有冲突,但是作为官方调查记录,这些犯罪记录是要经过层层审核的,日军投降后对平民的犯罪行为在当时也应极为慎重的,且被害人姓名、职业、被害地点、犯罪实施部队等都十分确凿,犯罪方式为“掳走活埋”,恰恰说明当时日军已经被解除武装,也暴露出其妄图毁灭证据的目的,同时还日军证明了心态由耀武扬威的强盗侵略者变为卑鄙阴险的犯罪分子的心态。

调查记录中能够明确犯罪实施者或实施者所属部队的仅有37件,占所有案件的17%。按所属部队,属靖港警备队的 9件,“开部”(具体番号及所属部队不详)的10件、教育会宪兵队4件、岳麓山宪兵队5件,日本宪兵队3件,长沙复兴部、白若铺警备队、军政部等各1件。其中,杀人案件有26件,强奸杀人案件5件,抢劫财物及拷打案件6 件。这些案件均发生在长沙沦陷之后,时间地点与相关史料记载是相吻合的。同时,恰恰因为犯罪实施者为日军驻长沙部队,战后调查时,群众才能够准确地说出施暴者的姓名及所属部队。施暴者中,能够明确姓名的多为军官,如出口正雄、伊藤义、丰岛等,部分军官多次施暴,如靖港警备队的丰岛,1944年3月18日在靖港杀人放火,被害者10人;1945年5月7日掳杀平民王冬生;5月11日强奸致死13岁幼女徐敬贞;11月9日将商人陈炳煌掳至郊外活埋。日军罪行可见一般。

值得一提的是,日军暴行调查记录中也反映出了普通中国人民不畏强暴,不屈不挠的民族气节。档案中记载了日军第四次进犯长沙时,让43岁长沙仁德乡人丁炳奇带路,丁炳奇拒绝带路,被日军杀害。1944年6月18日,日军逼47杨桂生驾舟渡河,杨桂生拒绝,被日军以乱刀砍死投尸水中。此外。档案中还记载了王福生、李福生、李禄生、李运志、彭冬生、钟万福、钟万寿、金辅畴 、金彩曛、周锡师、陈寿云、魏季衡、曾国庭、陈寿云、丁丙生等15人遇敌不屈被日军杀害的事迹。

关于日军侵略给长沙造成的损失,根据长沙市档案馆所藏1946年3月长沙市政府调制的《湖南省长沙市寇灾直接损失调查表》长沙城东区、城南区、城西区、城北区、文艺区、金盛区、岳麓区和会春区共死亡35460人,受伤56536人,经济损失11549.6亿元(法币)。而根据网络所查相关资料,“1937年11月24日日军对长沙实施轰炸至1945年9月15日长沙光复,其间死亡68147人,受伤146224人,造成经济损失15741亿元(法市),其中直接经济损失14756亿元。”一方面由于年代久远,相关档案资料遗失,另一方面,由于行政区划变革(民国时实行“市县分治”,新中国成立后长沙市行政区域经历多次调整),未形成较统一的统计口径。根据长沙市地方志所载,1935年10月,长沙市设四区,16坊、60保,1558甲,83447户,553991人,1946年4月11日,全市有8区,76保,1184甲,451378人。十年间,长沙人口减少了102613人,考虑到人口迁移、自然死亡、征兵等因素,长沙城区范围因战争死亡68000余人的数字是比较可信的。但具体数字缺乏翔实的资料支撑。

日军侵略给长沙带来了巨大灾难。它不仅造成巨大的物质财产损失,对长沙经济、文化事业产生毁灭性影响,事实胜于雄辩,档案昭示历史。长沙市档案馆所藏200多份调查,虽然只真实客观地反映了日本侵略战争的罪恶一小部分,但却反映了日军对长沙人民实施暴行的残虐,同时也让我们看到湖湘儿女身上的宁死不屈的精神和重建家园的勇气。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希望今天的人珍爱来之不易的和平,立足本职工作,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

湖南省长沙市寇灾损失调查表

注:相关资料来自长沙市档案馆所藏档案。

(长沙市文物局  安国瑞)

 

上一篇: 下一篇: 养生之宝长沙玉醋史话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8楼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85425691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