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长沙王室墓木材的鉴定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6-08-12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摘要 受长沙市文物工作队的委托,对西汉长沙王室墓木材进行了鉴定,其结果如下:

1.外椁(2号)和前室南门门楣(4号)与门扉(5号),前室北门门楣(9号)及前室底板(17号)的木材为杉木Cunninghamia lanceolata (Lamb.) Hook.

2.墓口档板(16号)的木材为山枣choerospondias axillaries (Roxb..) B.L. Burtt et A.W.Bill.

3.外棺棺木(10号),内棺棺木盖板(11号)和前室东门门扉(8号)的木材为楸木Catalpa aff. duclouxii Dode.

4.内椁椁木盖板(15号)和内椁西边门楣(3号),回廊东门门柱(8号)的木材为梓木Catalpa aff.  ovata D. Don.

5.黄肠题凑东(18号),南(1号),西(12号),北(14号)及东边棺材垫木(7号)的木材为楠木Phoebe sp.

6.偶人“轿杠”(18号的木材为檵木loropetalum aff. chinense (R.Br.) Oliv.

7.从木材材质看,六种木材中,楠木和杉木的天然耐久性最强,其次为梓木和山栆,而梓木又较楸木好;檵木则炭化成黒色,组织已败坏。

关键词 西汉 长沙王室墓 木材鉴定

西汉长沙王室墓位于湖南长沙市望城坡的山丘山上,于1993年2月至7月由湖南省长沙市文物工作队和长沙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发掘.墓葬由主墓和三座品字形环拱主墓的陪葬坑组成.墓主人为西汉早期长沙国某代王后.主墓长87,宽17米,采用黄肠题凑葬制。该发现被“中国文物报”评为“九三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从墓主人地位,葬制等方面都超过了西汉马王堆一号墓,出土金,银,漆,玉等类文物2000余件[1,2]。充分展示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也为整个人类文化提供了新的珍贵遗产[3],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

1 材料和方法

1.1 材料

1994年10月13日在长沙市文物工作队长宋少华的策划下,在墓地分别从黄肠题凑东南西北方位,棺木,椁木,内椁,回廊和前室的门楣,门扉,门柱,底板,墓口档板及偶人“轿杠”等部位釆集木样18块,其编号和说明如下:

1号 南边黄肠题凑木

2号 外椁西边第一块

3号 内椁西边门楣

4号 前室南门门楣

5号 前室南门门扉

6号 前室东门门扉

7号 棺材垫木东边块

8号 回廊东门门柱

9号 前室北门门楣

10号 外棺棺木

11号 内棺棺木盖板

12 号 西边黄肠题凑木

13 号 东边黄肠题凑木

14 号 北边黄肠题凑木

15 号 内椁盖板

16 号 墓口档板

17 号 前室底板

18 号 “偶人”轿杠

1.2 方法

1.2.1 木材制片 为了便于分割取样,将从墓地釆回的全部木样,置于600C恒温干燥处理。又由于木材组织差异很大,将这批木材按组织好的,组织腐烂的,组织炭化的三个类型进行木材软化处理与制片。

A. 组织好的 按惯用的木材软化处理与制片方法[4]完成制片。

B.组织腐烂的 将木材分割成一定大小,经水煮,抽气,水煮之后,用4-10%乙二胺在600C恒温条件下预处理2-5天;然后水洗,用1:1的甘油-酒精软化(在400C恒温箱中)7-10天,接着水洗,用10%次氯酸漂白,水洗后进行石蜡切片的脱水,浸蜡,包埋,切片等程序完成制片。

C.组织炭化的 已炭化的木材,质地坚硬而脆,釆用磨片法与冰冻切片法进行制片。

(1)磨片法 将炭化了的木材,用细锯锯成3-5毫米的薄片,在粗磨石上细心磨成2-1毫米的薄片,然后再用油石磨成半透明状态,经脱水,透明和封藏制成永久切片。

(2)冰冻切片法 木材软化处理与腐烂材基本相同,但至漂白程序之后,则垵冰冻切片步骤完成制片。

1.2.2 木材离析 釆用Jeffrey的离析方法,将管胞或木纤维均匀分散,制成临时片,供测量用。

1.2.3 木材分子测量 单位面积管孔数,管胞弦向直径,每毫米射线数及其高度与宽度,管胞或木射线长度与宽复,导管分子长度等,用KEN-A-VISION-X-100-1型显微投影机和XSP-188型光学显微镜测量,毎号木材的每一数值测量10次,然后按鉴定的种加以平均。

1.2.4 木材显微照相 所有彩色照片,均在MPS-11型偏振光学显微镜下拍照。X-横切面,放大55倍,R-径切面,杉木放大553倍,楠木,楸木,梓木,山枣,檵木放大138倍,T-弦切面,放大138倍。

2 木材特征和名称鉴定

2.1 外椁和前室底板,门楣,门扉

木材宏观构造

木材 栗褐色至灰栗色,材质完好如初,有光泽。

生长轮 明显,轮间界以深栗褐色的晚材带,轮宽均匀或局部甚窄,不均匀,最宽年轮达5毫米,多数每厘米4-11轮,平均6.6轮,假年轮可见,早材带较晚材带宽,早材至晚材渐变或略急変。

轴向薄壁组织 在放大镜下不易见。

木射线 在放大镜下可见,径切面上射线斑纹明显。

树脂道 缺如。

木材显微构造

管胞 最大弦径68微米或以上,平均46微米。螺纹加厚缺如。早材管胞横切面为不规则多边形,长方形及方形,径壁具缘纹孔1-2列,有时呈品字形排列,卵圆形或圆形,直径11-21微米,平均17微米,纹孔内口卵圆形,眉条长,一字形,常与管胞径壁等宽,长4383-5359微米,平均4775微米,宽39-48微米,平均45微米。晚材管胞横切面为长方形或方形,径壁具缘纹孔1列,圆形或卵圆形,直径4微米,纹孔内口卵圆形或透镜形,长4915-5438微米,几乎全部晚材管胞弦壁上有具缘纹孔,明显。

轴向薄壁组织 常见,星散状及弦向带状,早晚材均有分布,常含深色树脂。薄壁细胞端壁节状加厚不明显至明显。

木射线 毎毫米4-5根,通常单列,高1-30细胞,多数12-20细胞(250-384微米),平均16细胞(306微米),宽17-26微米,平均23微米。二列射线,稀少,高8-17细胞(172-300微米),平均13细胞(220微米),宽27微米。射线细胞卵圆形,椭圆形或长椭圆形,常含深色树脂,全由射线薄壁细胞组成;水平壁厚,纹红少,不明显;端壁艼节状加厚未见;四隅凹痕偶见。射线薄憵细胞与早材管胞间交叉场纹孔式为杉木型,1-6(通常2-3)个,1-2(稀3) 横列。

树脂道 缺如。

根据以上木材宏观,微观特征和文献记载[5,6,7,8,9],外椁西边板(2号),前室南门门楣(4号),前室南门门扉(5号),前室北门门楣(9号)及前室底板(17号)木材鉴定为杉木Cunninghamia lanceolata (Lamb.) Book.

2.2 墓口档板

木材宏观构造

木材 灰棕色带黒褐色,局部腐朽,有光泽。

生长轮 明显;环孔材,轮宽略均匀,每厘米5-6轮。早材管孔中至略大,在肉眼下可见,连续排列成明显早材带,宽3-5列管孔;具侵填体;早材至晚材略急变。晚材管孔甚小,在放大镜下可见;斜列或散生。

轴向薄壁组织 量少;在放大镜下可见,傍管状。

木射线 极细,在放大镜下可见;径切面上射线斑纹不明显。

树胶道 在弦切面上可见径向树胶道。

波痕 缺如。

木材显微构造

导管 早材横切面上为卵圆形,椭圆形及长椭圆形(有弦向压缩至径向伸长变形现象),每平方毫米11个,壁略厚,6.1微米;最大弦径186微米,多数146-172微米,平均132微米;导管分子长242-476微米,平均360微米。具侵填体。晚材横切面上为卵圆形及卵形;毎平方毫米18个;单管孔,管孔团及2-4(通常2)个径向复管孔;斜列或散生,壁薄,4.1微米;导管分子长320-649微米,平均431微米。螺纹加厚缺如。单管孔,卵圆至楕圆形;穿孔板略倾斜。管间纹孔式互列,多角形。

轴向薄壁组织 量少;环管状及轮界状;薄壁细胞端壁节状加厚通常不明显;晶体未见。

木纤维 壁薄,3.8微米,直径22-23微米;长926-1481微米,平均1174微米;纹孔具狭缘,纹孔口裂隙状及圆形;纤维管胞及分隔木纤维可见。

木射线 非叠生,每毫米4-6根。射线宽1-5(通常3-4)列。单列射线,数少,宽14微米;高3-8细胞(121-225微米),平均5细胞(179微米)。二列射线,极少,宽26微米,高5-12细胞(17-236微米),平均8细胞(139微米)。多列射线,甚多,宽3-5细胞(43-69微米)。平均4细胞(56微米);高38-66细胞(329-571微米),平均51细胞(414微米)。射线组织异形III及II型;内含树胶甚丰富;菱形晶体未见;端壁节状加厚及水平壁纹孔不明显或略明显。射线与管间纹孔式为大圆形。

树胶道 为正常径向者,常位于射线中部。

根据以上木材宏观,微观特征和文献记载[5,6,10,11,18],墓口档板(18号)木材鉴定为山栆Choerospondias axillaries (Roxb.) B.L.Burtt et A.W.Hill.

2.3 内棺,外棺和前室门扉

木材宏观构造

木材 暗褐棕色;材质已败坏,组织松软,板面粗糙。

生长轮 明显;环孔材;毎厘米7-11轮,平均9轮。早材管孔大,肉眼下略明显,连续排列明显的早材带,宽2-3(通常2)列管孔;侵填体丰富;早材至晚材急变。晚材管孔甚小,放大镜下可见,弦列或斜列。

轴向薄壁组织 量较少;放大镜下可见,傍管状;在生长轮末端常与管孔相连呈短弦线。

木射线 细;肉眼下不见,放大镜下可见;径切面上射线斑纹不明显。

胞间道 缺如。

波痕 未见。

木材显微构造

导管 早材横切面上为椭圆形,卵圆形及圆形;每平方毫米4-6个;壁薄,2.5微米;最大管孔弦径96微米,多数71-89微米,平均80微米;导管分子长321-339微米,平均331微米;侵填体丰富。晚材横切面上管孔为卵圆形,圆形及椭圆形;每平方毫米28-36个;单管孔及2-5(通常2)个径向复管孔,管孔团常见,多角形;斜列及在接近生长轮界处成弦列,略呈微波状;壁甚薄,1.5微米;多数弦径14-25微米,平均19微米;导管分子长288-334微米,平均318微米。螺纹加厚未见。单穿孔卵圆形及圆形;穿孔板略倾斜。管间纹孔式互列。

轴向薄壁组织 量较少;傍管状,在晚材外部与小管孔混杂常侧向伸展,形成断续宽带;薄辟细胞端壁常平滑,间或节状加厚,略明显;晶体未见。

木射线 壁甚薄,4.3-4.5微米,直径23微米;长996-1023微米,平均1013微米。纹孔具狭缘及单纹孔,明显,圆形;纹孔内口圆形及裂隙状。具纤维管胞,韧型纤维及偶见分隔木纤维。

木射线 非叠生;毎毫米3-4根。射线宽1-4(通常2-3)列。单列射线,甚少,多为直立细胞,宽21微米;高3-5细胞(94-148微米),平均4细胞(119微米)。二列射线,宽24-36微米;高11-13细胞(172-210微米),平均12细胞(189微米)。多列射线,多,宽3-4细胞(278-477微米),平均39细胞(402微米)。射线组织异形III型与同形单列及多列。射线细胞椭圆形,卵形及圆形,具多角形轮廓。晶体未见。端壁节状加厚及水平壁纹孔多而明显。射线与管间纹孔式类似管间纹孔式,及部分大圆形与刻痕状。

根据以上木材宏观,微观特征和文献记载[5,6,10,12,13,14,18],前室东门门扉(6号),外棺棺木(10号)及内棺棺木盖板(11号)木材鉴定为楸木Catalpa aff. duclouxii Dode.

2.4内椁盖板和内椁门楣,回廊门柱

木材宏观构造

木材 心边材区别明显;心材黒褐棕色,边材浅红褐色或浅黄褐色;光泽强。

生长轮 明显;环孔材;每厘米3-6轮,平均5轮。早材管孔大,肉眼下略明显,连续排列成明显的早材带,宽2-4(通常2-3)个管孔;侵填体丰富;早材至晚材急变。晚材管孔甚小至略小,放大镜下可见,斜列,近轮末处呈弦列,微波状。

轴向薄壁组织 量少;放大镜下可见,傍管状,生长轮末端与管孔相连呈弦线。

木射线 细至中;肉眼下略见,放大镜下明显;径切面上射线斑纹不明显。

胞间道 缺如。

波痕 未见。

木材显微构造

导管 早材横切面上为椭圆形,卵圆形及圆形;每平方毫米5-9个;壁薄,6.4微米;最大弦径333微米,多数143-306微米,平均304微米;导管分子长220-312微米,平均272微米;侵填体丰富。晚材横切面上为卵圆形及圆形;每平方毫米12-19个;单管孔及短径向复管红2-3个,呈管孔团者,略具多角形;列及弦列,近生长轮界处的管孔团常与薄壁组织连成弦列,微波状;壁博,4微米;多数弦径36-72微米,平均48微米;导管分子长177-397微米,平均292微米。螺纹加厚偶见于小导管壁上。单穿孔。卵圆形及圆形;穿孔板略倾斜。管间纹孔式互列。

轴向薄壁组织 量较少;环管状及少数环管束状,在晚材外部常倾向延展成断续的弦带。薄壁细胞端壁节状加厚数多,略明显。晶体未见。

木纤维 壁甚薄,4微米;直径多数14-29微米,平均21微米;长1001-1290微米,平均1074微米。纹孔具狭缘及单纹孔,明显,数多,圆形,纹孔内口圆形及裂隙状。具纤维管胞,韧型纤维及偶见分隔木纤维。

木射线 非叠生;每毫米3-4根,射线宽1-5(通常2-3)列。单列射线,甚少,几乎全为直立细胞;宽14微米;高4-5细胞(107-136微米),平均4细胞(120微米)。二列射线,数多,宽17-24微米,平均22微米;高14-21细胞(247-329微米),平均17细胞(278微米)。多列射线,宽3-5细胞(26-50微米),平均41微米;高41-66细胞(478-617微米),平均55细胞((535微米)。射线组织异形III型及同形单列与多列。部分含树胶。晶体未见。端壁节状加厚及水平壁纹孔多而明显。射线与导管间纹孔式类似管间纹孔式及部分大圆形。

根据以上木材宏观,微观特征和文献记载[5,6,7,8,10,12,13,14,15,16,18],内椁西边门楣(3号),回廊东门门柱(8号)及内椁盖板15号)木材鉴定为梓木Catalpa aff. ovata D.Don.

2.5 黄肠题凑木及棺材垫木

木材宏观构造

木材 黄绿带灰褐或灰黑色;光泽强;不均匀;每厘米5-12轮,平均7轮。管孔略小至中等大小,肉眼下不易见,放大镜下明显,分布略均匀;主为单管孔及径向复管孔,2-3(通常2)个,管孔团偶见;斜列或散生;具侵填体。

轴向薄壁组织 量少;放大镜下明显,傍管状。

木射线 极细至略细,放大镜下明显,比管孔弦径小。肉眼下径切面上射线斑纹明显。

波痕 未见。

木材显微构造

导管 横切面上为圆形及卵圆形,一部分略具多角形轮廓;毎平方毫米8-14个,平均12个。主为单管孔及短径向复管孔,通常2-3(偶4)个,管孔团可见;斜列或散生。管孔最大弦径161微米或以上,多数96-113微米,平均92微米。导管分子长420-658微米,平均199微米;具侵填体。小导管壁上偶见螺纹加厚。单穿孔,圆形,卵圆形及椭圆形;偶见复穿孔,梯状,具分枝,横隔窄;穿孔板略倾斜。管间纹孔式互列,多角形;纹孔口内函,圆形及卵圆形。

轴向薄壁组织 量少;环管状,稀至环管束状。薄壁细胞端壁节状加厚略明显;树胶少见;晶体未见;油细胞或粘液细胞甚多。

木纤维 通常壁薄,直径多数为20-23微米,长1109-1362微米,平均1258微米。单纹孔及具缘纹孔,数多,明显,圆形;孔口内函,圆形及透镜形。具纤维管胞,韧型纤维及分隔木纤维。

木射线 非叠生;每毫米4-9根,平均6根。射线宽1-4(通常2-3)列。单列射线,极少,宽12-19微米,平均16微米;多数高2-5细胞(100-122微米),平均4细胞(110微米)。二列射线,数多,宽17-32微米,平均26微米;多数高22-28细胞(310-374微米),平均25细胞(331微米)。多列射线,宽29-42微米,平均29微米;多数高26-41细胞(303-567微米),平均26细胞(316微米);同一射线间或出现2次多列部分。射线组织异形III型,稀II型。直立或方形细胞比横卧射线细胞高,后者为椭圆形。内含树胶丰富或否;晶体未见;油细胞或粘液细胞,数多;端壁节状加厚及水平壁纹孔,多而明显。射线与导管间纹孔式肾形或刻痕状,大圆形及蔀分类似管间纹孔式。

胞间道 缺如。

根据以上木材宏观,微观特征和文献记载[5,6,10,12,13,14,16,17,18],黄肠题凑木东边(13号),南边(1号),西边(12号),北边(14号)及棺材垫木(7号)木材鉴定为楠木Phoebe sp.

2.6 偶人“轿杠”

木材宏观构造

木材 已经炭化成黒棕色。

生长轮 不明显;散孔材;轮窄。略匀至不均匀,每厘米10-14轮。管孔甚多,甚小,放大镜下可见,近轮末处较小;散生。

轴向薄嬖组织 放大镜下未见。

木射线 在放大镜下难辨认。

波痕 未见。

木材显微构造

导管 横切面上为卵圆形,椭圆形及略具多角形(胞壁基本败坏);毎平方毫米100个。单管孔为主,由2-3(通常2)个组成的径向复管孔可见,弦列管孔对偶见。管孔最大弦径114微米,多数52-95微米。导管分子复穿孔,梯状;穿孔板倾斜。侵填体未见。

轴向薄壁组织 量甚少;星散状及星散-聚合呈短弦线(在轮末处较常见)。

木纤维 已经炭化成片状,分不清胞壁与胞腔。

木射线 细胞组织已经败坏,分不清细胞轮廓,在横切面上多留下一些空隙,于弦切面及径切面上,局部略可辨认出单列及二列射线,射尾长,由直立细胞组成。射线组织为异形I型。

胞间道 缺如。

根据以上木材宏观,微观特征和文献记载[6,12,18]。偶人“轿杠”(18号)木材初步鉴定为檵木Loropeyalum aff. chinense (R.Br.) Oliv..

3 结论

3.1黄肠题凑东(13号)南(1号)西(121号)北(14号)四个方位的木材均为楠木Phoebe  sp.

3.2 外椁(2号),前室南门门楣(4号)与门扉(5号),前室北门门楣(9号)及前室底板(17号)的木材为杉木Cunninghamia lanceolata

3.3 内稕椁木盖板(15号)和内椁西边门楣(3号),回廊东门门柱(8号)的木材为梓木Catalpa aff. ovata

3.4 外棺棺木(10号),内棺棺木盖板(11号)和前室东门门扉(6号)的木材为楸木Catalpa aff. duclouxii

3.5 墓口档板(16号)的木材为山枣Choerospondias axillaris

3.6 偶人“轿杠”(18号)的木材为檵木Loropetalum aff. dhinense

3.7 从木材材质看,楠木和杉木的天然耐久性最强,完整无损,坚硬如初,气味芳香。梓木和山栆的耐久性比楸木好。而檵木的耐久性最差,木材炭化,组织败坏,以至其特征难以辨别。

………………………………………………………………..

作者感谢中山大学何天相教授对本文审校和中南林业科技大学万朝琨副教授协助木材制片。

参考文献

1 蒋迎春. 九三年全国十大考古.中国,1994.2.6.370 (6).

2 李泓冰. 一九九三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评出.人民日报,1994.2.7.第三版.

3 曲志江.一九九三年我国考古十大发现.文汇报,19942.5.第三版.

4 方文彬.湖南战国古墓木材的鉴定.中南林学院学报,1985,5 (1):8.

5 成俊卿等.中国木材志.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1992:95-88,115117,150-152,321-323,379-380.

6 罗良才.云南经济木材志.云南: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27-28,169-171,252-253,371-373.

7 江西木材工业研究所.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棺椁木材的鉴定,林业科技.1973 (1):1-3.

8 江西木材工业研究所.长沙马王堆二,三号汉墓陈葬木漆器树种的鉴定.1994:1-5.

9 彭海源等.河姆渡遗址七千年古木鉴定研究.东北林业大学学报,1986,14(增刊):1-3.

10 何天相.华南阔叶树木材识别.北亰:中国林业出版社,1985:34-35,56-57,162.

11 方文彬.广东主要木材的识别I.湛江区.中 南林学院学术委员会,1965:6-52.

12唐耀.中国木材学.上海:商务印书馆,1935:228-229,332-333,520-522.

13 江西木材工业研究所.大葆台墓葬木结构及棺椁木材的鉴定.北京大葆台汉墓,1976:111-112,111-114.

14 吴达期等.高邮神居山二号汉墓的木材鉴定.南京林学院1985:(3):91-96,145-146.

16 何天相.中国之古木*二).中国考古学报中国科学院,1951,(5):284-286.

16 Forest Products Research Laboratore. An atlas of end-grain photomicrographs for the identification of hardwoos For. Prod. Res. Bul. H.M. Statioery Oddice, London.1955,(26):12,33.

17 成俊卿等.阔叶树材粗视构造的鉴定特征.林业科学.1962,(1):42.

18 何天相.木材解剖学.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4:146-148,293-395.

图版

X-横切面  R-径切面  T-弦切面

  

  

  

  

  

外椁2号和前室南门门楣4号与门扉5号、前室北门门楣9号及前室 底板17号的木材为杉木 Cunninghamia lanceolata.

   

墓口档板16号木材为山枣Choerospondias axillaris

  

  

   

前室东门门扉6号和外棺棺木10号及内棺棺木盖板11号的木材为楸木Catalpa aff. duclouxii
  

  

  

内椁西边门楣3号、回廊东门门柱8号和内椁椁木盖板15号的木材为梓木Catalpa aff. ovata

  

  

  

  

   

黄肠题凑东13号、南1号、西12号、北14及东边棺材垫木7号的木材为楠木Phoebe aff .sp.

   

偶人”轿杠”18号的木材为檵木Loropetalum aff. chinense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  方文彬)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8楼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85425691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