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保护整理工作的经验和体会(下)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09-04-26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长沙三国吴简的科技保护工作,自1997年始至今已走过了十年的风雨历程。这十年,不仅是领导、专家、兄弟单位大力支持、悉心指导、无私帮助的十年,也是我们不断学习、总结提升、完善自身的十年。正是由于这些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使我们在三国吴简的科技保护工作中不断地提炼总结方法,创新工作。

吴简科技保护工作,我们先后与中国文物研究所、荆州博物馆等单位合作进行,并以荆州文保中心提出的技术路线为主体,共同制定出简牍清洗、脱色、脱水的科技保护方案。2002年5月、2003年11月湖南省文物局、国家文物局分别在长沙、北京召开吴简的科技保护方案专家论证会。方案通过后,又经过认真细致地修订,2004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实施湖南省文物局上报的《长沙走马楼三国简牍保护整理项目总体方案》。

在国家文物局和省文物局的指导下,我们围绕吴简的保护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并结合工作实际与实践经验,摸索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建立起比较科学的管理体系与工作流程。我们贯彻科技领先、质量第一的原则,针对各项工作的特点、难点,先后制定出《揭剥清洗工作流程》、《脱色拍照工作流程》、《脱水工作流程》、《点交验收工作流程》等一整套科学严密的工作制度,并在操作过程中不断地调整、修改、完善,同时严格监控各项工作完成的情况,确保质量和一定的数量。

一、 简牍的揭剥清洗工作

吴简的揭剥清洗工作,从1997年11月份开始,至2002年6月结束,提前完成任务。数量总共计为13万余枚,其中扰乱简约71000余枚,抢救发掘简68000余枚。

揭剥清洗前必须经过整体清淤后拍照,同时绘制好出土层位图,图照要一致。对成册的竹简,要绘制平面图、立面图,详细记录出土时所在区域及编号,注明绘图时间、比例。清理出的残木简、木牍、签牌等均须绘图、编号,详细记录清楚。揭剥前需与图照仔细核对,确保无误后方可进行操作。揭剥粘连紧实的竹简时,要细心观察竹简的排列、迭压顺序,每揭剥完一枚简需单独使用一个不锈钢号牌,编号不得重复。揭剥时做好详细记录,要做到图上编号与钢牌号相符。清洗工作实行单独作业,责任人将揭剥的简牍分发给清洗技术人员,必须核对分发的简数,配发的钢牌数要与简数一致。清洗前竹简放入表面活性剂中浸泡30分钟。清洗时先清洗背面,即无字面(走马楼简字迹多写在竹里);如发现两面有字,应减缓速度和力度。清洗有字的竹简分三步进行:①粗洗:清洗竹简无墨迹的地方及简上粘连较厚的淤泥;②细洗:采用多次换水的方式清洗简上和两字之间的泥垢;③精洗:细致清洗凹凸不平的竹简,熟练的运用笔锋采用挑、抹、揉、点等技巧,剔除细小的泥垢。清洗完后按编号顺序绑夹好玻璃条,并在竹简上方插好编号钢牌。每日下班之前,检查已清洗竹简的数量、完残情况等,经三人核对无误后,把竹简用搪瓷盆装好,写上数量、出土区号、时间,送入地下库房用蒸馏水浸泡。

从1997年11月-2002年6月约五年中,对竹简的揭剥、清洗工作坚持每天记录工作日记。包括药水配比、工作程序、人员、数量及核对、入库等过程都进行了详细记录。同时对完整或残缺的竹简加以区分、统计,以便今后的资料整理工作。五年间,从事此项工作的全体人员从未休过节假日。不但提前三年完成10余万枚的清理工作,同时还对这批吴简绘制原貌清理揭剥平面图6大册,工作笔记30余本,达100余万字。

二、简牍的脱色拍照工作

吴简脱色、照相由我馆分别与荆州文保中心、文物出版社合作进行。截止目前,吴简脱色照相51000余枚,完成计划60%。我们制定了《吴简脱色拍照工作流程》,按照出库移交-脱色-排版-编号登记-拍照存档-绑扎核对的程序逐步进行。

为使吴简文字获得清晰的拍摄效果,便于研究者阅读考释,需对其进行脱色处理,即通过化学方法使简牍从现有的深褐色还原为字迹清晰的米黄色。早期竹简脱色的主要方法是使用草酸。随着时间的推移,连二亚硫酸钠和低浓度的过氧化氢等这些方法也逐步应用。现在我们采用的是Na2S2O8法(连二亚硫酸钠法):即用金属离子络合、有机基团还原、添加剂保色等最新技术,对走马楼竹简做脱色处理。在适当的温度、时间、浓度、PH 值、添加剂等条件下,改变木素中发色物质的苯醌结构及松柏醛结构,使之成为无色物质。添加剂包括某些络合剂和其他辅助试剂。由于它是自然氧化的逆过程,因此处理后比较符合简的分子结构特征,对机械强度的影响相对也较小。连二亚硫酸钠的水溶液为中性,其作用原理是还原出土后因空气中氧气的作用而改变了结构的一些化学基团,并使之溶于水。因此,其本身作用只是恢复了竹简深埋地下时的部分化学结构,不会对竹简产生很大的副作用。所用各种化学试剂在脱色完成之后应彻底清除。草酸、连二亚硫酸钠等都可溶于水,它们容易从竹简中去除没有残留。因照相和释文的需要,脱色后竹简颜色需能保持至少一周以上,相对稳定性较好。为消除脱色过程中残留于竹简中的化学试剂,避免残留物对竹简长期保存造成不利影响,我们用蒸馏水将已照相竹简浸泡置换几次,直到无残留为止。

同时在吴简脱色及后面的脱水过程中,对原来的竹简绑夹方式做了重大改变:由无机玻璃双面绑夹改为单面棉线缠绕,既避免了双面绑夹对本已残损吴简的压挤,又有利化学试剂的渗透,缩短处理时间,便于吴简的大规模流水化作业。这一新工艺的探索与改变,对今后处理类似残损湿简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三、简牍的脱水修复工作

2004年2月开始,我馆与荆州文保中心合作,吴简批量进入脱水程序,由项目执行负责人方北松先生主持。截止目前,吴简脱水35065余枚,完成计划43%。我们制定了《吴简脱水工作流程》,严格按照工作流程组织开展工作。

吴简出土前埋藏于地下潮湿古井1700余年,极度糟朽,腐蚀严重,必须抓紧时间进行脱水处理,以便长期保存。竹简脱水经历了从乙醇—乙醚法到乙醇—乙醚—填充物法的阶段。现在采用CH3(CH2)15OH(十六醇)填充方法来对走马楼竹简做脱水处理,使之能在自然条件下长期保存。

吴简脱水完成后必须做修复处理。由于吴简大多开裂、残断,其脱水后的修复工作量很大,难度也不小。主要工作人员都要熟悉修复操作。吴简经过修复后,与脱水之前相比,不仅形体保持了一致,字迹清晰,而且开裂、残断部分得到恢复,有利于其长期保存及文字的识读。

四、简牍的点交验收工作

吴简脱水后、入库前的点交验收工作,也是我们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具体做法是:按编号顺序,对脱水竹简逐枚进行点交;参照光盘照片,逐枚进行核对,测量原长、现长,记录缩水率、残断、缺失等问题,并进行详细记录;对点交中出现的问题一一列表记录,并将外观标准完整、字迹清晰、脱水效果好的竹简作为标本记录编号,以备调阅查看;针对竹简拼接错位、脱水后变形、包装不适等问题,及时提出改正和修复要求,并尽快地予以修整、纠正、兑换。

通过细致、严谨、周密的点交验收工作,我们保证了脱水竹简的整体质量。脱水后字迹与竹简底色对比度合适,字迹较为清晰;脱水后竹简形状变化不大,缩水率基本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竹简颜色偏深、字迹脱落变淡、简体折断缺失与弯曲变形、有机盒编号淆乱等发现的问题得到及时解决。

点交验收后,吴简进入库房保存,统一施放化学药剂,进行科学的防霉、杀虫、抑菌处理,严格按安全规程操作。

五、简牍的日常保护工作

由于吴简数量巨大,完成全部脱水工作尚需时日,因此吴简未脱水之前的日常保护管理工作十分重要,为此我们加强管理,制定了严格的养护措施和规范的检查制度,并认真贯彻执行。具体做法如下。

清洗后置换药水:竹简在清洗过程中使用了去污的化学药品,按照文物保护要求,还必须要把残留在简上面的物质置换出来。方法是用蒸馏水置换3次,所用蒸馏水20000公斤。

更换蒸馏水:浸泡在盆内的竹简需不定期换水,特殊竹简除外(质地较差的)。每年不少于4次,蒸馏水的用量为26000公斤。

更换文物架:由于目前库房条件简陋、潮湿,摆放竹简六年的文物架四脚开始腐烂,给竹简的保护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2003年我们重新订做了60个不锈钢架,将原来的木质文物架全部更换,钢架不易生霉、容易擦洗,对简牍的保护起到很大作用。

日常检查:定期观察饱水竹简的保护情况,主要是看药水有无变质、浑浊,竹简的颜色、表面有无异常变化等。

六、简牍保护的科研工作

当前的简牍保护技术虽仍属于应用技术,但在应用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改进、完善,同时还有深化研究的必要。尽管有些应用技术是使用者经过了多年的实践筛选出来的,但仍停留在只知其然,并不知其所以然的阶段,唯有通过大量的科学实践,才能为应用技术的推广找到科学的理论依据,在推广的方法与操作层面上更趋完善与成熟。为此,我们在完成项目的同时,深化和丰富项目的内容,不就事论事,不停留在表层,而是做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知其所以然的课题研究工作,我们主动加强与武汉大学、成都理工大学等重点院校的横向联系,围绕简牍保护开展了有意义的课题研究。我们分别提出了《饱水简牍保存期有害微生物研究》、《简牍脱色材料及简牍变色机理研究》、《简牍脱水材料及脱水机理研究》、《简牍文化信息提取与分析》等五个专题,借助大学的科研力量,共同推进应用技术的深化研究。

科学无止境,一个项目的展开、完成、结束,不仅仅是得到这件事情本身的结果,还应该留给人们一些新的发现、启示以及开辟继续探索的新的途径。在工作实践中我们体会到:在项目中开辟新课题,带着课题做项目,此事一举多得,不仅提高了项目的完成质量,而且锻炼了队伍,培养了人才。

2005年8月下旬和11月中旬,国家文物局童明康副局长和张柏副局长分别莅临我馆检查指导工作,均对我们的吴简科技保护工作给予了较高评价。童局长指出: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长沙简牍博物馆始终贯彻质量第一、科技领先的原则,能严格要求,独立思考,改进创新,逐步建立起了一套适合于吴简自身特点、数量上规模、质量有保障的工作运行管理机制,也为下一阶段的项目持续实施奠定了一个较好的基础。这些贴近实际、卓有成效的管理经验和方法,应认真总结,扩大交流。张局长指出:我馆制定的工作流程很重要,要认真加以总结。张局长从考古保护整理全过程的视角,提炼概括出此项工作的六个重要环节,即考古发掘、揭剥清洗、脱色照相、脱水修复、入库保管、整理研究,要求在每个环节上都要制定科学严谨的操作流程。张局长认为,从全国范围讲这对于简牍类文物的保护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领导的肯定是对我们的鞭策和激励,是促使我们将工作做得更好的强大动力。

党的十六大提出建设创新型社会和国家以来,“创新”已成为当代主旋律。长沙简牍博物馆在国家文物局和省市文物部门的关心与指导下,把握时代脉搏,适应时代潮流,以全新的工作理念和科学的管理机制面对挑战,勇于创新,敢于创新,勤奋务实,积极进取,稳步推进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保护整理工作,并取得了丰硕的阶段性成果,走出了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上规模、专业化简牍保护整理的新路。回顾既往,展望将来,我们对已取得的成绩不会沾沾自喜,对可能遇到的新的挑战有着清醒的认识。我们深知,长沙吴简的保护工作虽然取得了一些经验与成绩,但是在保护、科研、管理等方面肯定还存在不足,有待进一步改进。我们将在国家文物局的指导下,在省、市文化文物部门的支持下,在兄弟单位的协助下,本着对国家负责、对事业负责的精神,进一步总结经验,更加严格要求,继续坚持创新姿态,以求高质高效地完成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保护整理全部工作。

(长沙简牍博物馆 宋少华 金平 姜望来)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