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开展“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项目工作的经验和体会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0-09-25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长沙市开展“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项目工作的经验和体会

  由国家财政部和文物局部署的“馆藏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湖南信息化试点项目于20058月正式启动。长沙市在开展数据库建设工作中,认真执行省文物局工作部署,全面落实各阶段目标任务,着力推进项目进程。克服了数据库建设工作难度大、科技含量高、任务项目多、设施设备稀缺、时间跨度长且零程度的可鉴经验等种种困难,经过近五年的努力,胜利完成馆藏文物数据库建设任务。

   一、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工作已见成效

国家文物局在全国文物系统开展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这是建国以来文物系统大规模实践科技工作的创举。长沙市在湖南省文物局统一部署下,在国家数据中心质监组和省文物信息中心专家的正确指导下,经过数年的努力,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据统计,长沙市所辖4县(市)5区及直属单位,共计15家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参加了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工程。全市调查文物总量61276件(套),进行文物鉴定定级,计珍贵文物9262 件(套),其中一级文物255件(套)、二级文物806件(套)、三级文物8201件(套);一般文物 53075件(套)。采集文本信息23300余条,采集影像照片52661张,数据总容量约 264.07G,完成了馆藏珍贵文物数据登录9260余条,基本廓清了长沙市馆藏珍贵文物家底情况。截此,长沙市馆藏珍贵文物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建设已初具规模。

             

        春秋铜缶            西汉透雕龙凤纹青玉环    民国十一年醴陵窑水墨画亭园图笔筒 

二、开展国家信息化建设工程,培养和积累实践经验

1、统一认识、加强领导、保障经费是数据库建设的前提与关键

过去很长一个时期,各级国有收藏单位都存在着家底不清、库房管理不规范、保护设施不达标、技术体系缺位、保管系统存在安全隐患以及文物的自然腐蚀现象堪忧等等诸多的问题,这些问题成为制约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发展的严重障碍。为深入贯彻落实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新时期文物工作方针,国家文物局在全国开展文物信息化建设工程,是以摸清文物家底、提高文物保护和管理的现代化水平、推进文博信息化建设为目标,不断适应经济社会、国家信息化建设发展的新形势,运用信息技术手段,深入挖掘文物藏品的历史文化内涵。这对于正确认识我国基本国情、发挥文化遗产自身价值、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国家思想指导下,我市文物系统各级领导和全体工作人员深刻认识到:进入信息化发展时代,我们必须以积极保护、合理利用、科学传承文化遗产为己任,用科学的态度,高新的技术手段,系统的理论导向,正确对待文化遗产的历史传承和文化发展。

统一了认识,我市各级领导高度重视数据库工作的组织与落实。我们成立了项目工作小组,分别与项目负责人、项目责任单位、项目单位法人代表签订责任书。严格要求明确职责,组织落实,合理布置本地区、本单位的目标任务,安排项目人负责全地区工作组织、项目推进、协调关系和统筹计划。在采集文本信息、文物清库建档、文物鉴定定级、数据影像采集、馆藏清册录入以及计算机系统集成等数据库建设的各个阶段,都保证了有条不紊、如质如量地开展工作;另外,为确保数据库项目顺利完成,我们还积极联系市财政部门,采取登门汇报、邀请调研、制定计划、列入预算等措施,积极组织资金,协调专款,争取财政支持。2006年至2007年,长沙市财政安排专款18万元,2010年又继续安排专款3万元,为数据库建设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保障。

2、科学组织、规范操作、严格标准是文物数据库系统建设的根本保证

馆藏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是文化遗产数字化的基础工程和系统工程,通过运用信息网络技术,对文物信息数字化采集,建立动态管理系统,提升文物保护、利用和管理水平。因此,需要严格的科学组织路线和科学技术规范作指导。我们根据国颁著录规范和《湖南省文物藏品信息指标登记表》。制定了分散采集,集中录入,其中一级文物由省局录入,二、三级文物由单位审核录入的组织路线。我市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分采集文本信息、文物清库调查和鉴定定级、影像采集、信息合成四个阶段。第一阶段采集文本信息。长沙市担负了17910件任务指标,为确保信息的真实、准确,不误报、漏报。我们编制下发了工作文件和工作方案,制定 “加强监管,统筹规划 ,把握进度,综合协调”的组织原则和以藏品档案、卡片为采集基础,必须针对实物填写调查表的工作流程。将全部任务指标分解到地区15家国有文物收藏单位,以市博物馆、简牍博物馆、考古研究所、岳麓书院、刘少奇纪念馆等大馆为龙头,带动地区的信息采集,这些大馆的采集任务占地区的90%以上。组织15家文物单位负责人和保管人员84人次,参加国家、省级、市级三级培训共12期。另外,针对一些中小型纪念馆和县级文管所,过去因为保管工作力量薄弱,人员流动大,工作基础不夯实,对数据采集感到无从下手的实际情况,地区组织专家专程上门指导,具体操作示范。并安排保管人员到省博物馆进行观摩学习咨询。第二阶段文物清库调查和鉴定定级。我们统筹安排省级鉴定专家组到13家文物收藏单位进行鉴定,制定了“翻箱倒柜,彻底摸清家底;科学规范,力求准确定级”工作原则。一方面我们依据馆藏文物鉴定申报清册开展鉴定,另一方面要求各单位进行彻底清库,对库藏文物全部进行鉴定定级。据统计,我市登录馆藏文物鉴定申报清册的文物数量为29000余件,而实际鉴定文物则为61000余件,实际数量远远超过申报数量50﹪,工作强度相应提高了很多倍通过开展文物清库鉴定,不仅使我们清楚了解馆藏情况,更重要的是掌握了馆藏的正确分类、科学定名和规范制卡建账以及保管员实际训练等系统保管规范,使保管工作上了新的台阶。随后,我们还继续完成了省信息互联中心文物清册录入24204条。第三阶段影像采集。我们影像采集的摄影设备极其有限,每个地区仅有一套设备,在设备紧缺的情况下,我们科学安排,有序推进,以确保影像采集的进度为目的。针对我市文物收藏单位点多、面广、藏品数量大的实际情况,我们安排了外围迂回、集中突击,边鉴定边采集的跟进路线:即先解决县、区和中小型单位,再向城市集中突击。一台设备跟不上进度,我们就想方设法到别处调剂设备,向其他地市借调摄像师,在实际工作中培养摄像技术人员。在拍摄采集期间,我们将工作流程化:按照提取—清理—复核—编号—拍照—编目—重命名—修整—存档的科学化程序进行,一丝不苟,严格按格式化操作,避免出现少拍、漏拍。另外,为确保文物安全,我们要求尽量做到一次拍摄成功,以减少文物搬动的次数,避免造成文物的损坏。第四阶段信息合成。文物数据资料的录入专业性很强,由于计算机和文物是两个专业化很强的行业,录入人员即需要具备文物专业知识,又需要具备计算机操作技能,为此我们采取了保障录入人员的相对稳定和抓紧进行计算机软件操作训练的工作方法。在数据合成中我们遇到一些实际问题,如,之前填写的文本信息表与鉴定后实际信息有不相符合的,为确保信息资料的真实、准确,我们又重新进行复核、补填、修正和调整。又如,与省局建立的VPN虚拟局域网,一是安排的通道少(省局只给了我们3片密钥);二是连接省局服务器时存在网络不稳定,时常出现掉线的问题,严重地影响了无我们的工作进度;再如,录入的数据在断开省局服务器后,单位自身却没有储备数据的自主权利,使我们非常被动,同时也不利于工作持续性开展。针对这些问题,我们认为必须调整思路。在征求省局意见后,我们举办了两期培训班,采取自主导入的方法,将馆藏文物系统自主导入本地电脑,让每个单位都安装了馆藏文物系统,并指导保管员学会使用该系统,这样通过导入、合成、审核、导出、报送一整套下来,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和进度,更为将来进行一般文物数据录入夯实了基础、储备了力量。

3、勇敢实践、无私奉献是文物数据库系统建设的工作动力

数据库系统工程是涉及博物馆业务能力提升和信息化建设的一个创新,基层广大工作者,是这项科技工作的主力军。把以往人工编制的藏品档案、卡片、账册和馆藏实物信息,以数字化的形式进行计算机集成,这种保管系统的科技工作,对基层来说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的稀罕事。过去以来,我市大部分文博单位基础工作薄弱,信息化程度较低,科技人才匮乏。但面对国家任务,基层同志表现的是:顾全大局、勇于接受,不畏困难,积极探索,大胆尝试,逐步完善,不断提高。他们凭借执著的职业精神,为数据库建设创造了可圈可点的佳绩。长沙市博物馆、刘少奇纪念馆、长沙市考古研究所的馆藏可以数千、万件计,数量庞大,保管部门人手又少,为完成任务,加班加点、通宵达旦、集中攻坚是常事。如市博物馆五万余件的馆藏,有些藏品甚至是进库以后数十年未开过箱,要彻底清库谈何容易?历经数年累月、寒冬酷暑,库房文物硬是被保管员一件一件悉数清理完毕;采集文本信息,全部是手工操作,无法依赖计算机自动生成。有人作过统计,平均每件藏品文字描述有77项指标,一份登记表做完,多则要写几百上千字,全市20000余件的文本信息指标,需要投入多少手工登录劳动?文本登记完成后,还要反复进行审核,逐一录入计算机,期间的工作量是无法估算的;影像采集时,保管员提取文物,要对文物进行清理,一些尘封已久的文物,上面的新、老标签甚至有56片之多,为不影响拍摄,必须清理干净,长此以往,保管员都自嘲为“洗碗工”了;一件文物按国颁标准严格操作,需要对六个面全部摄影,还有进行特写和局部的拍摄,我们的摄像师最快的进度,一天数量最高达近百件。拍摄完之后,摄像师还要对照片作后期处理:裁剪掉多余部分,力求突出主题;对清晰度稍欠缺的照片用专用的图片处理工具进行适度的锐化,明暗度进行适度的增补,力求物品和照片达到一致;对照片的储存,国标要求必须是NEFJPG两种格式。在开始的时候,我们由于没有经验,对此也没有做严格要求,因此在拍摄黄兴故居和刘少奇纪念馆时,只采用了JPG格式而没有采用NEF格式。后期核实后,我们严格按照标准对黄兴故居和刘少奇纪念馆的文物,全部重新补拍。这些林林总总的事迹,我们不胜枚举。但是我敢说,面对馆藏文物数据库这样浩大的工程,基层广大同志,功不可没!他们是这场科技工程的真正功臣!

  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不仅提升了文物工作的科技水平,也大大历练了基层队伍,使一批基层科技人才脱颖而出。

         

        保管员在库房填写文物信息录入表              文物信息录入人员正在进行电脑录入工作

 

                               (长沙市文物局社会教育科  李晓华)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