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开放下谈讲解的四个基本问题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2-07-02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随着我国博物馆免费开放的实施,博物馆解释传播随之深化扩展,公众对讲解需求增加,讲解工作日显重要。当前以讲解为主的传统宣教逐步向“观众导向”的博物馆教育或解释转变。博物馆解释、教育的基本方式之一讲解呈现出一些新的问题,如讲解的实施人员、讲解的质量控制和提升、新的讲解导览技术与方法等。本文从四个基本问题谈讲解,以期对当前的讲解员与讲解工作起到些许参考。

一、谁来讲?——实施主体

这是讲解的初始点,也是往往被忽略的地方。在一个讲解活动中,有可能是专职或者志愿讲解员来实施、展览设计师、教育员,也有可能是研究专家,博物馆馆长等。不同的实施者有不同的基础,有不同的风格特色,同时也有各自面临的问题。

免费开放以来,为迎接大批量的参观潮,博物馆迅速扩充了讲解队伍。大部分是由非专业(与历史、考古、艺术等博物馆内涵接近的专业)出身的专职讲解员担任的,而且常常是聘用不到三五年的人员,知识背景与讲解的东西相差甚远,在内容把握上需要面对很多困难。如果遇到体制上的身份、待遇等问题,就会带来流动风险,使讲解队伍呈现低工资、高流动、低水准的局面,走入一个招募、培训、流失再招募、培训、流失的恶性循环,对博物馆本身工作开展和人才培养带来很大压力。不论用人方式如何,要提升讲解专业化水准,起码需要有基本固定的人员,无论何种来源。

博物馆里还有一种过分依赖讲解员来讲解的现象。其实博物馆的研究人员、馆长、展览策划者都是可以来讲解的。比如美术馆的策展人就常常担任讲解工作。当然不一定是日常的讲解。但可以作为一项展览特别教育活动,或在开幕式上、展览运营中向特别来宾提供。因为他对于展览设计意图与制作过程,有着最全面的把握。研究人员和馆长担任讲解工作也有如此优势。不应当把讲解完全当作讲解员的事情。何况博物馆人员离开了传播终点(受众),做出来的传播便是值得质疑的。

二、讲什么?——内容对象

在一个讲解活动中,起码要明确讲解的内容对象。即要讲的是什么、有什么特别、为什么这样、怎么来、什么原理、怎么操作等等。实际而言就是展示对象本身基本的知识点、相关背景和展示设计等。博物馆、博物馆所在的城市等大环境往往也会成为观众希望了解的东西。

进一步考虑,内容对象还涉及到对什么人讲什么内容的问题。观众在展示现场面对的信息量可能是巨大而无止境的,但是只有一部分是他希望了解的,他想了解的和他所能了解的。内容自然需要相应调整。

一般讲解内容对象是讲解员着力最多也最受观众关注的地方。时间长,专业基础好一点的在内容对象的储备上明显更有优势。新讲解员有些容易太过于满足已有讲解词,如果不做内容上的消化和背景的了解,这样的讲解深度和广度会非常有限。没有学习拓展欲望的人做讲解是非常危险的。

另外讲解在博物馆中不应当被视为博物馆传播或解释的全部工作。很多博物馆把展览制作出来,开幕,把展览文本交给讲解人员,就算一个工程煞尾。接下来的诠释就觉得全部是讲解人员应当做的。其实讲解也只是一个传播环节或者方式而已。收藏研究、展示与讲解是一个系统,是不可分割的诠释与信息传播工作链条。在博物馆中还有多种解释方法。Edward P. Alexander在Museums in Motion: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and Functions of Museums介绍了感官体验、多媒体与音像制品、演示、自我导引、标签、演讲、出版物、电视电影、活的展示等方法(Rowman & Littlefield Pub Inc,1996)。如果没有深厚的研究做基础,就没有好的展示设计和充分的展示,也就没有好的讲解素材。同样,如果在展示项目中,讲解工作得不到研究成果、展示设计等材料支撑,讲解词的撰写也会有相当限制,信息在传播链条中不断丢失。除了文本信息,还需要研究人员、展示设计人员与讲解人员的面对面沟通,甚至专门培训。展示有旧有新,有长有短,这个过程中,讲解人员一定要主动找相关人员获取资料和信息。而展览负责人应当有意识地将讲解诠释纳入自己的整个展览目标,并和内容研究、展示等其他工作结合在一起。

三、 讲给谁?——受众对象

受众是讲解的意义所在。通常讲解中过分关注讲解员本身,忽略了受众以及受众与讲解的关系。就算是全国讲解大赛,仍然是在一个虚拟的舞台上面对着评委和其他选手、观摩者等非现实讲解环境进行的。我们可以说一个讲解员自身有多么优秀,但是并不代表其讲解如何有效,如何显著。让我们回到讲解的意义和过程来考虑讲解本身,了解对方的身份、年龄、地域构成、目的、知识结构与认知能力、兴趣点、时间规划等是什么,他们有什么参观习惯,是怎么看的,有什么想法等。唯有如此,我们才从做一个好的或更好的播音员、形象员、演员等各种形象定位中解脱开来,从各种良好或糟糕的讲解自我感觉中清醒过来,围绕着对方,进行真正有意义的自我调整。行内把一种理想讲解状态叫“因人施讲”,即是根据不同的对象进行不同的处理。不过绝大部分讲解实施人员是根据日常与不同对象打交道的过程中积累相关经验,甚至对其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划分,而正儿八经实施观众研究,或主动进行观众调查,主动询问观众意见与情况的并不多。在一个对对象并不关心的氛围里,连人都不分,怎么做到“因人施讲”呢?我们期待更多地借助观众研究、教育学、传播学等相关知识成果对讲解进行一个质的提升。

四、怎么讲?——讲解的规划、技巧与方法

在把握了讲解内容基础上,了解了受众,然后是怎么讲的问题。包括讲解的规划、技巧和方法等。业内已经有很多著作文章谈及讲解的技巧和艺术。这需要不断练习、学习与积累,尤其是对实践的反思。可能有的讲解人员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讲解总是吸引不住人或者不出彩,或许该从自己一成不变的讲解开始反思。特别强调一个理念:根据受众来进行讲解的设计和实施,也就是“因人施讲”的施讲部分。讲解的规划设计是日常讲解中进行比较少,又很值得重视的地方。不管为多少批次的观众讲解过,也应当认真地在讲解开始前做一个规划。包括行程安排、内容、时间、方式、语言等。有些严谨的讲解人员甚至会把开场白与结束语都在脑海中提前过一遍。Alison Grinder与E.Sue McCoy在《如何培养优秀的导览员——博物馆与相关文化教育机构导览人员养成手册》(閻蕙群译 五观艺术管理有限公司 2006年)中特别建议最好能提前做一个纸质的讲解规划,上面包含对象的构成、时间、目的、兴趣、学习特性等要素,然后写出当前展览与景点,制定学习的目标和方法,需要的辅助方法和道具材料等。这样讲解的过程设计与准备就非常明确了,便于操作和质量控制。而且还能作为实施结果的一个比照。长期积累,必定会给讲解带来很大裨益。

讲解可谓是免费开放中考验博物馆的服务意识、教育与休闲产品生产能力和管理的试金石。长期的博物馆“宣讲传统”,以及讲解员兼任茶水服务、保洁、卫生等工作一体的“传统”与现今讲解的专业化发展极为不协调。一方面,讲解工作必须得到应有的尊重,摆脱不必要的形象员与后勤服务员定位,另一方面需要回归其教育、沟通、诠释的宗旨,运用教育学、心理学、传播学、管理学等学科知识与规律,发展自己。

(长沙市博物馆   刘晴贤)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