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出细活 学习促成长——记《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柒)》校勘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3-10-12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2013311日至321,为争取《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柒)》早日出版,长沙简牍博物馆宋少华研究员率领研究保管部业务人员蒋维、熊曲、骆黄海去北京,共完成竹简柒6153枚简牍的释文、图版、揭剥图、附录的校勘工作,并带回珍贵文物资料。

我们秉承“既要带着任务和问题出去,也要带着任务和问题回来”的信念,在北京日夜奋战,认真细致,高效完美的完成任务。带着任务和问题出去是工作过程的追求,也即工作的目标性;带着任务和问题回来是工作消化后形成自己的问题,也即工作的效果性。

312一下火车,我们就直奔文物出版社,与文物出版社进行交接后,带回满满两大箱资料,包括释文原稿、图版,校样释文稿及校样图版。我们校对的内容包括:校样图版与原稿;校样释文与原稿;校样释文与校样图版;新补释文与附录、揭剥图对应说明;选释版照片;校样书眉、页码等。这些都需要逐字逐句,一一对应。文物出版社一图编主任蔡敏先生说:“校对的工作异常枯燥乏味,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时间”。

校勘项目工作需要有一个合理的指导方针,并形成规范的工作流程,一个良好的工作模式才能事半功倍。经过一天初步核查后,发现出版社校样图版与释文编号不能一一对应。面对四份如此厚重的资料,问题在哪?如何找出问题?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棘手事情。宋少华研究员科学制定出校对工作流程:即蒋维、熊曲负责上册,宋少华、骆黄海负责中下册、揭剥图及附录等,先各自校对,然后再互检的程序,这一程序层级清楚,职责明晰,分工合作,条理有序。经过三天的摸爬滚打,日夜奋战,我们在数量庞大的材料中找出了问题关键,一是正、背号没有区分;二是甲、乙号未标明;三是遗漏编号;四是图版重复。并及时与出版社蔡敏主编进行了沟通与交流。

   

夜幕降临仍在挑灯校勘

 

以床为桌,以地为椅,因陋就简潜心比对图版

发现问题的同时,时间也在匆匆的飞过,找出问题还只走出了一小步,宋少华研究员及时总结,并召集我们四人开会,问题找出来了,但是最主要的是合理的解决问题,六千多个编号出现了错乱,错在哪里?这一错就是动全身的问题。通过前期工作,我们对两个原始图版及释文进行仔细梳理,并重新一一编号,确定了我馆剪贴图版与王素老师整理释文序列完全吻合,无一错误。因此,我们以此为标本,作为校对的底稿,对出版校样稿进行逐字逐句的校对。在工作中,我馆工作人员克服各种困难与不适,骆黄海同志鼻腔出血用卫生纸堵止后继续工作,蒋维同志神情投入忘记时间,不知不觉已是凌晨。通过不懈的努力,最后我们完成工作时间比出版社预计的半个月提前了5天。

与此同时,我们利用晚间休息时间就《中国书法》吴简专题,与故宫博物院王素老师,以及《中国书法》张永强副主编进行了探讨,首先我们就各自承担部分的篇章结构、材料准备、论文进展等向老师们做了汇报,老师们对我们进行一一指导,并初步确定了吴简专题研究各自的侧重点及规范模式,既有综论性的介绍,又有全景式的历史书体演变史研究,还有个案性的书体历史观的论述。相信吴简书法专题的出版,将会展现吴简书法神韵,笔墨风采,为中国书法史研究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并将使吴简研究迈向另一个新的台阶。

 

我馆工作人员与张永强先生讨论吴简书法

另外,我们还与故宫博物院王素研究员,北京大学罗新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凌文超博士讨论了《吴简研究》第四辑编撰征稿工作。

返长的前一天,宋少华研究员带领馆内年轻的业务人员专程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观摩他们的简牍库房以及保护整理工作。在与胡东波教授工作交流中,胡先生向我馆推介了一种由他探寻的更为安全、实惠、耐用的简牍防腐药剂,为我们简牍科技保护提供了先进的经验。同时我们还参加了他们简牍整理保护小组讨论学习,他们从文理科综合学科背景中解读历史文献中的科技保护实践讨论,为我们开展简牍保护与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借鉴模式。

 

我馆业务人员与北京大学老师在简牍库房

 

 

北京大学简牍库房观摩及交流

我们此次北京之行工作充实紧张、条理有序,为《走马楼三国吴简·竹简(柒)》高质量出版作了必要的准备,并与北京专家学者讨论吴简研究的成长思路以及吴简研究的发展方向,成效显著,获益良多。

(长沙简牍博物馆  骆黄海)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天心区白沙路92号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