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教育再出发——国际博协培训中心2014年秋季“博物馆教育与观众学习”培训班内容回顾与启发
作者:市文物局 时间:2015-10-13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2014年10月27日-11月4日,国际博协培训中心2014年秋季培训班在故宫学院举行。本期培训班的主题是“博物馆教育与观众学习”。在为期8天的培训中,来自中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意大利、法国的9名专家与学员共同分享了关于“博物馆教育与观众学习”的理念和经验。培训采用专家授课、教育案例分享、博物馆观摩体验、“藏品阅读”等多种形式,注重理念引导与实践的结合。共计21个国家的36名学员参加培训。培训安排充实,课程导向明确,课堂互动性强,气氛生动活泼,师生之间及学员之间交流活跃。带着对长沙市博物馆新馆教育规划、教育项目设计、实施以及其他教育工作开展的有关疑问,本人参加了这次培训。在此,简要分享培训内容与收获。

国际博协培训中心2014年秋季培训班开班仪式

一、 培训内容简要回顾

国际博协教育与文化活动委员会主席艾玛·纳迪(Emma)与法国国家遗产学院及卢浮宫学院博物馆学教授玛丽·克莱蒂·奥尼尔女士(Maria)结合国际博物馆协会教育与文化活动委员会“博物馆教育与文化活动最佳实践”的内容向学员介绍了教育项目发展的背景、目标、对象设置、评估等内容,并针对各环节组织了系列小组讨论活动。

法国国家遗产学院及卢浮宫学院玛丽·克莱蒂·奥尼尔教授授课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博物馆教育与社区项目主管琳达·斯普劳尔(Linda Sproul)讲述了非正式学习的概念,并以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博物馆的工作为例,介绍了早期学习、成人学习、家庭学习等几种非正式学习及辅助康乐方面的必要性、意义与实践,并带领学员进行了观众拓展工作组活动。

琳达指导观众拓展工作坊

故宫博物院单霁翔院长介绍了故宫博物院,中国目前最大的博物馆的使命、独特丰富的教育资源、面临的开放压力和近年来在教育与公共服务上的工作实践。展现了故宫大教育的宽阔平台和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实干精神。

故宫博物院单霁翔院长授课

故宫博物院宋纪蓉副院长介绍了故宫的博物馆教育实践、教育项目合作伙伴及自身的教育理念。故宫博物院以合作者的姿态充分开发利用社会资源,在多年的探索与实践中形成了一系列完整、成熟的教育项目与教育活动方式。如动手体验项目、主题参观、紫禁城图片展巡展、大型宣传教育活动、故宫讲坛和故宫大讲堂及一些虚拟体验项目等。

宋纪蓉副院长介绍故宫博物院教育工作经验

上海博物馆教育部主任郭青生结合时代背景与个案,介绍了教育的基本理论,当今博物馆教育的使命、实践以及中国当代博物馆教育的问题。

上海博物馆教育部主任郭青生授课

国家文物局宋新潮副局长分享了当代中国博物馆发展的时代机遇、近年来的宏观发展、压力与挑战,并着重强调教育是博物馆的核心职能。认为博物馆应该有其独特的教育政策,博物馆教育必须与其使命结合,发展博物馆教育要求专业技能与计划,需要重视部门之间的合作与社会合作。

国家文物局宋新潮副局长授课

培训中心项目协调人、加拿大科技博物馆收藏与研究副主席克劳德•福贝尔(Claude Faubert)组织学员进行了藏品阅读课。学员们以小组为单位,通过有针对性的观察、感知与咨询,对故宫博物院藏品进行信息“阅读”与陈述。这一过程对学习藏品诠释非常有意义。

藏品阅读课

在半天的参观与观摩时间里,师生们分赴史家胡同博物馆、恭王府、国家博物馆等六所博物馆参观并体验了各馆的教育活动。

在史家胡同博物馆体验老北京玩具

为增进学员间实际工作的了解与交流,培训班特别安排了最佳教育项目分享会。每位学员有5分钟时间,借助3张幻灯片展示自己单位的教育项目。

结业之前,培训班还组织学员对培训情况和培训工作的组织进行了严格评估。

二、启发与收获

培训班的内容丰富扎实,有点有面,课后留下的参考资料亦有大量信息值得继续消化学习,其积极意义尚不能完全说尽,结合本人目前正从事的博物馆教育规划设计事项,主要有如下启发与收获。

一)寻找博物馆的教育任务——从博物馆使命出发

宋新潮局长提到博物馆应该有其独特的教育政策,博物馆教育必须与其使命结合。博物馆教育是实现博物馆特别使命的方式。缺乏对博物馆整体任务的恰切认识,博物馆的教育作用也因此会缺乏其重要性与意义存在的前提,偏离应有的方向。事实上,当前国内绝大多数博物馆并没有成文的博物馆使命或任务声明,有的博物馆自称为某文化遗产的收藏、研究、展示与教育机构,但是缺乏基于其文化资源使用目的和如何使用的理解。博物馆教育政策和使命的制定,需要先从整理所在博物馆的独特使命开始,重点理清博物馆本身价值定位、功能定位、市场定位等问题。

二)博物馆教育工作的理性参照——社会关联

玛丽·克莱蒂·奥尼尔教授在讲述博物馆教育项目在概念与策划阶段要考虑教育项目的“社会关联”,也就是项目与博物馆所处社会环境的关系。这一特别强调让学员们重新思考博物馆教育的社会责任与社会意义。在博物馆教育界日益热闹的教育活动背后,包括部分教育人员在内,不少人怀疑博物馆教育的实际价值。觉得不过是些无足轻重的小打小闹,小朋友们玩一玩,大人们附庸附庸风雅,凑凑文化的热闹,就这样过去了。目前博物馆教育工作与现实的距离确实让人感觉有些遥远。以国内大部分历史博物馆为例,讲述过去的事情,展示过去的东西,偏偏忘了告诉别人过去跟现实的关系,也不知道如何让当前的人面对过去,让人感觉到自己和博物馆的关系。笔者一行参观史家胡同博物馆时,特别对这座博物馆所透视的老北京居住与建筑格局,相互交流与沟通,经历的时代变迁印象深刻。在这里,不仅在视听感官刺激下回到很久以前,也能看到老北京的现在如何存在。主动思考博物馆文化与所处社会环境是博物馆负责任的表现,也是包括教育在内,博物馆征集、研究、展览等其他工作开展的理性依据。

三)围绕核心工作——将藏品中的文化资源转化为教育资源

上海博物馆郭青生主任提到“藏品是博物馆为社会服务的基础,博物馆的任务是将藏品中的文化资源转化为教育资源。”(个人觉得博物馆的文化资源可能超越博物馆藏蕴含文化资源的范畴)的确,也许有的博物馆为自己的海量藏品沾沾自喜,有的博物馆为自己单薄的馆藏发愁,但是馆藏本身并不值得骄傲,无论是什么博物馆,让公众所真正“享有”到藏品的文化资源,才是其社会价值。

从文化资源到教育资源的转化,绝对不仅仅是博物馆教育的任务(除非用广义的教育概念,将博物馆的一切工作都当作教育的形式),而是博物馆一以贯之的任务,一以贯之的工作原则。从藏品的征集、保管、研究到展示、出版、教育活动,都是为了文化资源更充分地向教育资源流转。只有如此,博物馆才能成为一个有效的社会教育机构。只有如此,博物馆各部门之间的工作才会在各自领域朝着共同的目标运行。只有如此,教育工作才能整合到更核心的专业人员、研究资源、展览空间等多方面的教育资源。否则,博物馆的教育将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末。不少博物馆领域的领导、专家、学者都在倡导博物馆各部门之间的合作问题,如果博物馆将教育当成是教育部的事情,这个倡导永远没有实现之时。

四)教育力量的布局——更好地将文化资源转化为教育资源

为了更好地将文化资源转化为教育资源,需要重新考虑博物馆教育力量的布局。许多博物馆的宣教部/教育部/开放管理部之类,更直接地将博物馆的教育人员定性为一线现场操作人员,典型的有讲解员,教育活动执行人员,或者分为教育策划与执行两种人员。这样的布局是否能够胜任博物馆文化资源整合与传播的任务呢?

以下为笔者整理的文化资源转化为教育资源所进行工作的简要示意图。最开始的文化资源阶段需要在某些专业知识与观念的引导下进行信息搜集与整理,然后挖掘提炼。紧接着是转化过程,要求较好地消化整合前期的文化资源,必要时还需要再找资料,在此基础上,结合受众对象和现实因素进行设计。不要认为设计是纸上谈兵,完美的设计必定有实验或模拟环节。转化为受众可直接接受的教育资源后,视情况还需要教育执行人员的传播与推广工作,当然,这位教育执行人员最好是对以往的教育资源有充分的消化能力。理想的搭配需要“内容整合+项目设计+营销推广+落地执行(分主执行与辅助)+行政(项目管理、后勤、协调)”等力量,在人员紧张的情况下,教育人员可能身兼五种角色的全部或若干种于一身,甚至他/她还有可能还兼有博物馆其他工作,但部分工作也可以借助博物馆其他部门专业人员或馆外力量。一个富有生命力与发展力的教育团队,尤其是对于教育工作仍处于起步阶段的博物馆而言,无论是最基础的导览讲解工作,还是其他形式教育活动,内容整合与规划设计的专业力量必须得到保障。否则,其教育发展空间与深度显而易见。对于有志于建立教育品牌的博物馆而言,优质的文化设计,默契的团队合作,顺畅的工作制度,积极高效的执行力量,让博物馆教育获得广泛的社会认同指日可待!

 
   

五)从观众拓展谈博物馆教育受众规划的丰富性与多元性

博物馆的观众意识是随着服务意识的提升而上升的。免费开放后,不少博物馆的观众拓展机构被压缩或者角色重心转往别的地方,但是观众群的了解与拓展始终是博物馆的一项重要任务。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博物馆教育与社区项目主管琳达·斯普劳尔带领学员做了一项博物馆观众拓展设计活动。学员们用两张饼图分别表示其所在博物馆当前和预想的三年后观众构成情况,然后说明促成三年后新构成的原因与努力。这项活动让学员更清醒地意识到教育受众与观众的紧密关系。以往教育人员更聚焦于博物馆的某些活动受众,展示“我们做了哪些教育活动,影响到了哪些受众”,而忽略了背后博物馆整体教育受众群体。虽然博物馆的某项教育活动受众往往不多,但是博物馆应该有意识地尽可能多地将不同群体的公众纳入教育规划。以琳达介绍的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博物馆为例,该博物馆在早期学习、成人学习、家庭学习及辅助康乐等方面有着非常丰富而成熟的实践。许多国内博物馆还未敢尝试的早期学习,他们已经有严密的规划设计。分层越多,设计越细,分类越全面,考虑越周全。这是博物馆回应社会多元化需求的必然选择。固然在博物馆的现实生存环境下,教育需要有自己的特色,需要媒体的热捧,但是一个有心的博物馆,绝对会尽可能整合各种资源,容纳多种类型的受众群体,做好“亮点”,也默默做好其他基础工作。随着服务能力与责任感的提升,规划中的对象会愈加丰富多元。

六)教育项目,想清楚,再动手

艾玛·纳迪与玛丽·克莱蒂·奥尼尔女士讲述博物馆教育实践时带领做博物馆教育项目设计工作坊。笔者所在地小组选择了与书法有关的教育项目。小组成员非常积极兴奋地在一个小时之内飞速讨论了教育内容、可能的形式、需要的推广与辅助工作、面对的对象等,已经可以看出一个教育项目的基本样貌。陈述的时候玛丽老师特别给小组的飞速运行设置了一个回放,非常明确地问教育项目的原因与目的。书法是中国的传统沟通方式,悠久的传统艺术,是形的艺术,也是诗文的艺术,感情的表达,有配套的专门工具,长长的演变历史......这些关于书法本身的背景、内涵与外延一点点挖掘出来,回到第一个问题——做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书法在当今社会的生存面貌,书法与现实的关系,与我们的关系,书法的必要性与意义,活动的目的与意义慢慢浮现出来。有时候我们做教育项目往往走得太快,在最初的目的、意义等问题上含糊笼统。比如很多活动目的直接用一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或传播传统文化表述。实际上到底是什么内容的教育,怎样上升到爱国主义这个范畴,传播了哪些传统文化,有何传播意义等都没有揭示。这项偷懒的事情会直接导致教育点的设置含糊。通过什么,传达什么知识点,培养什么能力,传播什么价值观,在目的和实现方式上必须有十分精确的对应。

国际博协教育与文化活动委员会主席艾玛·纳迪指导小组讨论

七)藏品阅读工作坊看教育的受众角度

藏品阅读课

克劳德•福贝尔先生带领学员进行了藏品阅读工作坊。每个小组选择一件故宫博物馆藏品,没有任何的辅助材料,凭借自己的观察、知识背景与向博物馆工作人员的有限咨询,获取该器物的信息,然后回答三个问题:为什么选择该器物?这件器物的基本信息是?如果要将这件器物融入教育项目设计,有何设想?虽然藏品阅读的感觉像藏品解释中的多维度一样,但是这一次依然新的收获。笔者与来自蒙古国、韩国的两位学员在一组,聚焦于赫鲁晓夫致陈毅的一件礼品盒上。这是一个很精美的盒子,当然很希望看看它到底是什么,里面藏了什么秘密。不过这个最初的想法最后也没有实现。一是这件藏品在处处珍宝的故宫博物院并不显眼,归类在礼品中,很少相关研究,二是这件礼品盒和自己的知识背景相差太远,三则因为这件盒子盖子一直没有打开(据藏品保管人员提到,过去没有想到要打开,后来想打开时因为漆皮粘接在一起,担心打开会损坏所以一直没有打开)。有趣的是去过莫斯科,并且会俄语的蒙古国女学员对礼品盒上的图案做出了很多释读,包括图案是哪里的场景,其代表意义等。课程结束后,收到该藏品原有的保管信息,上面主要是关于盒子的某种特定工艺,而没有她讲到的很有趣的莫斯科的有关东西,也没有我们了解到的历史背景和盒子的其他方面。这让笔者意识到观众关注的应该是现场其所遇到的情景,教育员需要去挖掘的也远远不限于藏品研究人员的成果。如果教育员拿着这份藏品信息去准备教育内容,而没有任何自己的亲身观察与进一步研究,往往失去其他的了解机会和可能的教育设计角度。

八)参加国际交流的建议

全体学员与老师合影

加强语言学习,过好语言关。敢于交流。不要过于关注语法、发音等问题。学员往往来自以非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带着各自的口音。语言有一个提升阶段,多交流才会越讲越自如。

有实质性的交流内容。针对博物馆工作的有效果的交流,需基于实践与思考。一般以著作、论文、演说、通讯、海报、小组讨论、主题任务设计等方式分享交流。

做主题分享任务时提前做好准备,按步骤展示要点。

加入国际博协或其他博物馆有关国际性组织。以国际博协为例,加入国际博协,会有更多国际交流与学习的机会。国际博物馆培训中心(ICOM-ITC)成立于2013年7月,由故宫博物院与国际博物馆协会、国际博协中国国家委员会合作建立。它依托国际博协优秀的专家资源,面向世界各地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博物馆,提供高质量的国际培训课程,旨在推动博物馆领域的国际交流与合作,研究世界不同地区博物馆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提高相关博物馆的专业化水平。每年举办春、秋两季培训班。每期约有十五个名额提供给国内博物馆工作人员。中国博物馆协会网站有详细的入会指南与会费说明。如果因为各种原因不想加入国际博协,其网站上亦有丰富资源分享。

注:文中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培训中心

(长沙市博物馆 刘晴贤)

相关信息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政府二办公楼8楼 邮编:410002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85425691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