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藏文物

 

 

 

 

 

 


名称:唐长沙窑铜红釉瓷壶
时代:唐代 级别:三级
尺寸:高18.5厘米 口径9.3厘米 底径8.5厘米
来源:长沙窑窑址出土
收藏单位: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名称:唐长沙窑青釉红褐彩花鸟纹瓷壶
时代:唐代 级别:三级
尺寸:残高17.5厘米 腹径12厘米
来源:长沙市望城县铜官镇采集
收藏单位:长沙市博物馆

中国人对红色可说是喜爱至极,无论是至今广为流传的种种节庆习俗,还是遍布各个博物馆的红釉瓷器,都反映了人们对红色的喜爱。作为一种釉色装饰到瓷器上,长沙窑可以说是首开先河。

红色,颜色的一种,是以通过能量来激发观察者的可见光谱中长波末端的颜色,波长大约为630到750纳米,类似于新鲜血液的颜色,是三原色和心理原色之一。红色代表吉祥、喜气、热烈、奔放、激情、斗志、积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五行中的火所对应的颜色就是红色,八卦中的离卦也象征红色。在中国,红色传统上表示喜庆,比如在婚礼上和春节都喜欢用红色来装饰。正因为红色被赋予太多的意义,所以人们将其广泛运用到社会生活各个角落,其中以红釉装饰瓷器便是最好的例证,宋明时期较为有名的有钧红、宣德宝石红,清代则以康熙郎窑红、豇豆红闻名于世,而现在最为世人熟知的当属中国红。

红釉装饰瓷器固然好看,可是这种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装饰手法又是从何时开始的呢?实际上,对红釉产生于何时的探索是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的。起初,人们根据文献记载以及相关的考古发掘,认为红釉装饰瓷器始于宋代的钧窑,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获得陶瓷界的公认。直到长沙窑铜红釉瓷器的面世,人们对红釉产生的历史认知才得以改变,而这也将中国陶瓷红釉装饰提前了数百年。

众所周知,长沙窑除较多使用釉下多彩外,还有很多单色釉瓷器,比如青釉、白釉、黑釉、绿釉、蓝釉等,在这些单色釉瓷器中,铜红釉最为引人瞩目,现收藏于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铜红釉瓷壶便是一件令人引以为豪的红釉作品。瓷壶口沿处略有破损,釉色不是单一的色彩,而是窑变红釉。除此之外,长沙市博物馆还收藏有一件青釉红褐彩花鸟纹瓷壶,虽然瓷壶器形有多处破损及残缺,但其精美的红彩纹饰,确是值得称道的。

铜红釉瓷器是我国传统的彩色装饰瓷器之一,它是以铜作着色剂,用含有适当比例的铜元素色料在坯体上描绘所需的各种纹样,然后经高温还原气氛一次烧成的鲜艳的红釉瓷器。如果这种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成的红色明显地存在于透明釉的下面,在釉里显现出悦目的红色,也可称为“釉里红”或者“釉下红”。这是我国古代瓷业的重要成就之一。
中国传统习惯以红色代表吉祥和富贵,因为纯正铜红釉的呈色稳重、敦厚,既壮丽,又朴实,烧成后的特点是沉着、热情,从而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瓷器装饰颜色。

铜红釉瓷器是在生坯上挂上含铜元素的釉料后,入窑经过高温一次性烧成的。在高温状态下,铜离子的发色对于温度和气氛都非常敏感,要想烧制出美丽的红色,必须既要掌握好恰当的温度,又要控制好窑炉内的还原气氛,否则便功亏一篑。正因为烧造高温铜红釉瓷器特别艰难,所以在瓷器产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窑工们都无法烧成。铜红釉产品的出现,使长沙窑瓷器增添了新的色彩,这在当时来说是一种十分稀少的品种。目前还没有发现比长沙窑更早的窑场烧造这种以氧化铜为呈色剂的红釉制品,因而可以说,长沙窑铜红釉的烧造,在当时具有划时代意义。

从长沙窑的几件瓷器上,我们可以看到长沙窑较高的铜红釉烧造工艺,通体施釉均匀,色泽深红中略带紫色。这种单色铜红釉滥觞于唐代长沙窑,它把中国瓷器中的单色铜红釉的烧制历史向前推进了几百年。

如果说,河南钧窑是首先继承高温铜红釉或铜红斑的瓷窑体系的话,那么率先烧造成像长沙窑那样风格并在质量上大大超过长沙窑青釉铜红彩的,则是朝鲜半岛上高丽时代的青瓷窑。从工艺上看,高丽青瓷铜画或铜彩与我国唐代长沙窑青瓷中的铜红彩十分相似,这两者可能有一定的关联,如果进一步说高丽青瓷铜画或铜彩渊源于长沙窑这应当是不会有太多异议。当然了,唐代长沙窑铜红釉产品的烧成温度与之相比明显较低。

以前有韩国学者认为,“12世纪前期高丽在世界上第一个在瓷器上用氧化铜显出鲜明的颜色”,但是我国长沙窑烧造的以氧化铜为呈色剂的单色釉和釉下红彩均已成功烧制,尽管质地较粗,烧成温度不高,但这不会改变铜红釉烧制成功的事实,所以如果说长沙窑是“世界上第一个在瓷器上用氧化铜显出鲜明的颜色”的瓷窑,则更为恰当一些。

(长沙博物馆 张海军)


快速链接:
地址:长沙市岳麓区桐梓坡西路138号(长房时代国际)10楼 邮编:410006 电子邮箱:csswwj@163.com 电话:85425695
版权声明:长沙市文化遗产网 版本所有:长沙市文物局 湘ICP备09027684号
推荐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6.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4分辨率浏览本站